08年最畅销的恐怖小说!~青囊尸衣 44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11-17 10: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连载中。请点我。




        荒坟岗上,残月斜照,阴风徐徐,蓬蒿飒飒。
  朱彪兴致勃勃,今晚就要接回菜花的尸体,以后她会与自己终生厮守在一起,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思念时就可以坐在她身边,听说外国有一种水晶做成的棺材,死人躺在里面如同活着一般,可惜自己买不起,只好将菜花埋在草屋旁了,唉……他又发出那长长的嘶哑叹息声。
  估摸着子时已到,朱彪迫不及待地举起了铁锄,锄头落地,铮铮有声,声音回荡在坟地里,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清晰。
  不多时,已经刨出一个大土坑,估计差不多了,朱彪扔下锄头,蹲下身子改用双手向外扒土,他不愿意铁锄伤了菜花的尸身。
  一点一点地清理碎土,拣去草根,最后露出一条麻袋,麻袋口用铁丝扎着。
  月光下,麻袋鼓鼓囊囊的,朱彪伸手摸了摸,手中的感觉是人的肉体,顿时间感到热血往上涌,心脏“嘭嘭”跳个不停。他颤抖着手解开铁丝,翻开袋口,一张苍白的女人脸孔露了出来,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的鼻头,毫无血色的嘴唇,脖子上还套着一圈绳索。
  “菜花啊……”见到自己梦思魂牵的女人,朱彪的相思之情如开闸的洪水般涌出。他扑上前,在尸体冰凉的脸上不停地亲吻着,并忍不住失声恸哭起来。
  “嘎……”乌鸦的叫声打断了朱彪的呜咽,他抬起头来,想起吴老的话来,可别耽误了时辰。
  望着菜花白净的面皮和沉睡般的怜人模样,朱彪实在是不忍心取来烂泥巴糊在她的脸上,心想大不了让菜花咬我两口,我也心甘情愿。
  便没有遵照吴老再三的叮嘱要塞住尸体口鼻的要求,而是直接将其背在了自己的背上,锄头也没有拾起,直接沿着来路返回。
  山间的月色惨白而迷离,背在身后的尸体冰凉沁骨,菜花的脑袋枕在朱彪的脖子上,长长的头发垂在了他的两颊,不时地飘起挡住他的眼睛,这时,他要吹口气,荡开散发着泥土味儿的发丝。
  背着心爱的女人,朱彪心中充满了自豪和满足感,脚下也是软绵绵的,他愿意一直就这么不停地走下去,直到晚年。
  途中没有遇到什么人啊,也没有声音喊我应答,看来是吴老太谨慎了。
  翻过一个小山包,前面已经可以远远地瞧见南山村了。一路下坡,朱彪脚下虎虎生风,几乎就是一路小跑。
  “呼嘎、呼嘎”的声音从脑后传来,仿佛还有气息吹在自己的脖颈上,朱彪心中一惊,吴老说的果然来了,不行,此刻决不能回头和答话,反正快要到家了,一咬牙,腿上再加把力,简直是健步如飞了。
  其实那怪声乃是大肚子的沈菜花受到了奔跑着的朱彪后背的颠簸挤压,胸腹腔一松一缩间将空气呼出和吸入时所发。
  朱彪越跑身后的声音越响,他已经是毛骨悚然了。
  前面就是自家的三间草房,终于到家了,脚步一缓,颈后沈菜花一口咬下……
  “啊”的一声惨叫,沈菜花咬住朱彪后脖颈的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入肉三分,鲜血自牙缝中渗出。
  吴道明从屋子里转出,冷笑道:“已经叮嘱过你塞住尸体口鼻,可你还是不听,知道厉害了吧?”
  朱彪哭丧着脸,眼泪汪汪地望着吴道明。
  “进来吧。”吴道明让背负着沈菜花的朱彪先进草屋,然后绕着沈菜花看了一遭。
  “这女人不是自杀的,她是被人谋杀的。”吴道明正色说道。
  “你说什么!菜花是被人害死的?”朱彪顾不得颈上的疼痛,急切问道。
  “不错,她是被人由后面勒死的。唉,可怜的女人。”吴道明叹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朱彪背着尸体问。
  吴道明解释说:“你看,吊死的人绳索印痕是斜向上去的,而沈菜花脖子上的绳索淤血痕迹是直接向后的,这说明她是被人由身后套住脖子强行勒死的,难怪她的怨气如此之大,这么久了仍不愿散去。这究竟是什么人干的,一尸两命啊!”
  “孟祝祺!是他杀了菜花……”朱彪悲怆地叫喊出来。
  “孟主任?”吴道明吃了一惊。
  “就是他,沈菜花嫁给了他的那个没有卵蛋的儿子。”朱彪怒火中烧。
  哦,是这样,吴道明心中盘算开来。孟祝祺是南山镇的主任,是地头蛇,其姐夫黄乾穗是婺源县的父母官,自己又是他们请来的,按理说是应该是一路的。可是,这些人竟然为了泄愤而谋杀一个怀了孕的女人,虽然自己与他们初次见面就从骨骼面相上看出其非善类,可自己却是为财而来,如此,走一步看一步吧。
  “朱队长,你挖出尸体时,有没有做什么或者说什么令沈菜花熟悉难忘的一些事情?这样会导致她尚未完全散尽的怨气重新聚集起来,奋力咬你一口,想要告诉你什么。”吴道明分析道。
  “我只是亲了她……”朱彪小声支吾道。
  “唔,怪不得呢,你唤醒了她体内残存的气息。这女人也的确可怜,钟情的男人临危缩头,有怨;肚子里的孩子骨肉连心,有爱;被夫家无辜勒死,有恨。这怨爱恨三样交织在一起,咬你一口也是应当的。”吴道明愤然说道。
  “怎么才能让菜花松口呢?”朱彪带着哭腔说道。
  吴道明看了看他,叹了口气,说道:“告诉她,你将来的打算,她若满意,自会松口。”
  朱彪立即开始说了起来:“菜花,我已经将你从荒坟岗子里接回我俩的家中了,你满意吗?”
  沈菜花依旧紧紧咬着朱彪不松口。
  “菜花,我会把我俩的儿子接回来,我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好吗?”朱彪又说道。
  沈菜花依然没有松口。
  朱彪头上渗出了冷汗,说道:“菜花,你要我为你报仇么?”
  沈菜花终于一下子松开了口,身子软绵绵地从朱彪背上滑落,倒在了地上。
  吴道明摇头叹道:“果然是个刚烈的女人。”
  朱彪未及包扎颈上的伤口,便抱起沈菜花的尸身,默默地走出房门。来到挖好的新墓穴旁,将她轻轻放在土堆旁边。想了想,重又回到草屋内,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开一只长木柜,拉出里面所有的衣服被褥等物,扛起空柜出门来到房西,将木柜撂入墓穴里。
  时间紧迫,来不及准备棺材,将就着用自家的木柜吧,这还是当年我娘的嫁妆呢,他对菜花喃喃说道。
  “不要留坟头,以免惹来灾祸。”吴道明站在房门口好心提醒。
  夜空中淡淡雾霭,月明星稀,透着沁骨的凉意。朱彪一锨一锨地添着土,心中悲愤难名。报仇,我怎样才能报得了仇呢?
  埋好菜花,墓穴上面按照吴老的意思没有留坟头,朱彪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家屋旁若是凭空多了个新坟,难免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
  插上三炷香,朱彪跪在地上,郑重地叩了三个响头,心中暗暗向沈菜花发誓: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但是要等我找到合适的方法。
  “你心中想要复仇?”吴道明站在身后突然说道。
  “是,请吴老帮我。”朱彪说道,表情坚决。
  吴道明沉吟片刻,然后缓缓说道:“可以。”
  “您真的愿意帮我?”朱彪不相信地问道。
  “嗯,不过你要先帮助我做点事情。”吴道明说道。
  “好,吴老您有什么吩咐,我朱彪粉身碎骨也替你办到。”朱彪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吴道明心里想,差不多了,这小子可以为我所用了。
  “你替我监视着朱医生一家,尤其是朱寒生,看他们有什么异常的动静。”吴道明吩咐道。
  “你怎么对他们感兴趣?”朱彪不解地问道。
  “以后不许再问为什么,知道吗?”吴道明沉下脸来。
  “知道了。”朱彪赶紧答应。


签到天数: 53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08-11-17 12: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去你空间看了,呵呵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11-17 17: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再看鬼吹灯,感觉不恐怖,但很恶心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