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月薪过万仍招不到人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122 天

连续签到: 6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21-3-5 09: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星无杠 于 2021-3-5 09:19 编辑

      逆转!广州现“老板排队被工人挑”!月薪过万仍招不到人,90、00后基本没兴趣
  
      近日,一段广州老板排队等待工人“挑选”的视频引发网友热议。视频显示,广州海珠区一段3公里的小路上,站满了招工的制衣厂老板,他们拿着各种衣服样品,举着牌子等着路过的工人挑选。

  老板李爱莲说,之前是工厂挑工人,贴个广告就有人来,现在在路边等整天都招不到人。年轻人不愿入行,入行的人宁做散工不做长工,几乎每天都要出来招人。打工者李先生一个月能挣一万多,他说做散工自由,想赚钱就上班,不想赚就休息。

  视频发布后登上微博热搜,引发网友热议,但是从网友的评论来看,月薪过万并不好挣。

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月薪过万仍招不到人

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月薪过万招不到人

  据央视财经报道,在务工人员流入的大省广东,每年春节一过,各大招聘市场就会人头攒动。而今年,在服装加工厂林立的广州康乐村一带,招聘市场上则出现了老板排长队等着被挑的场景。

  在一条3公里长的小路上,站满了招工的制衣厂老板。他们拿着各种衣服样品,举着牌子等着路过的工人挑选。

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月薪过万仍招不到人

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广东广州某制衣厂负责人 李女士:以前是工厂挑工人,现在是工人挑老板了,现在90后、00后都不会学这个了。
  
     如果需要技术复杂一点的平车工、烫工,就更加难招了,工资也更高。

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月薪过万仍招不到人

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广东广州某服装厂招工负责人:有的车位工人还没出来。出来的人要高价才做,一个人一天至少要七百元,一般三四百元,着急也没办法,没人做。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有制衣厂老板表示,今年制衣工的日薪较往年提升近两成,超500元一天,“月薪过万很正常”,但站了两天依然招不到人。

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制衣厂工作辛苦

  想拿高薪需要超长加班

  有招工负责人表示,工人一般都会在元宵节之后才逐渐大批量回城,所以这几天,才出现了老板比工人多的现象。

  广东广州某服装厂招工负责人:开年这一两个月生意好,过了这一两个月生意就不行了,货多的时候人比较难招,货少的时候,打工的人又太多。

  李先生是一名在附近工作了十几年的烫衣工,他告诉记者,虽然老板们都开出了高薪,但那是需要用超长时间的加班才能拿到的。

  应聘工人 李先生:多劳多得,制衣这一行没有说不累的,任何一个工种都累,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不睡觉才挣得到两万多。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来自湖北的鄢女士初八回到广州来找工,去年受疫情影响,能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制衣厂的订单旺季就去了北京找工,四处碰壁之下,今年又回到了广州。

  “前两天找着了,每天大概赚个四五百。”然而那款式一结束,老板的下一个订单不是自己熟悉的款,她就只能又出来继续找工。

  但这其实是广州城中村小制衣厂的惯例:临时工干个一两天,老板的那笔订单交货了,他们就又重新进入“流通市场”寻找下一家制衣厂。

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
      
  “老板举牌被工人挑”

  可能会是一种常见景观

  光明日报评论指出,每月八千到一万出头,单就工资来说应该不算少,但牌子中没写到的东西,或许是这份工作不吸引人,尤其是不吸引年轻人的原因。这样的招工大多是临时工,要达到目标薪资可能需要更长的每日劳动时间,计件赶工,动辄一天十几个小时,对身体的损害不能忽视。还有食宿、五险一金、成长和晋升模式等年轻人求职的关注重点,多数小制衣厂都不能给出满意的答案。

  评论称,解决缺人的问题需要靠多方合力,但对于企业来说,这样的结果也会倒逼其反思自身的生产和用工模式。与互联网新业态比起来,传统制造业,特别是新闻中这种小微企业出现用人荒用人难的问题,除了劳动强度、工作时间之外,其本身在招聘市场上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可能有所欠缺,如何提升员工的获得感和归属感,维护他们的职业尊严,如何创造暖心、有凝聚力的内部环境,这些也都是值得思考的地方。

  事实上,在产业升级、劳动人口减少的大背景下,“老板举牌被工人挑”可能会是一种常见景观,以后也要慢慢习惯,不是人们挤破头找工作,也有可能是企业一拥而上地找人。

签到天数: 2122 天

连续签到: 6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楼主| 发表于 2021-3-5 09: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星无杠 于 2021-3-5 09:25 编辑

链接阅读:

      90后、00后不爱干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189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1%,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

      按收入来源分,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7917元,增长4.3%,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55.7%。

       可见,月入能过万的工作,收入并不算低。

       那为什么制衣老板还找不到人呢?

        因为计件制下,高收入背后代表着较高工作量。

        擅长打边和冚车何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只有一天干个16个小时才有可能日薪超600,干的都是辛苦活。

        很多年轻人对此望而却步。

        “90后有得挑都不会想干这个的,太累了。”鄢女士说同乡来找制衣工作的,大多是80后。她来到广州后首先是租了个750的单间,“打临工的老板会包吃,但能赚多点的,也就这两个多月,五月开始就进入淡季,日薪又会回到两百多一天。”

       事实上,年轻人之所以现在不愿去工厂打工,除了累以外,他们还有更多方面的考量。

        因素一:劳动机械重复

        不少网友认为,在工厂打工看不到新意和未来,只是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千篇一律的动作。

       网友“@颖业笔记今天更新了吗”说,倒不是不懂付出吃不了苦,这个年纪对这种千篇一律不断重复一个动作的工作没有耐心,只想要那种有创新、每天有不同景象的工作。

       网友“@三笔清北”也表示,流水线上的生活太枯燥无味了,我才20出头,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奋斗,而流水线没有惊喜,只有麻木。

        因素二:规章严,易罚款

        工厂严苛的制度也使喜欢自由的年轻人感觉受到了拘束。一个招工老板反映,现在的年轻人不愿做长工,更愿做散工,散工更自由,想多挣钱就从早做到晚,不想做就歇一下。

        在网友“@只爱wen”看来,工厂制度太严苛,员工就像机器人,稍微有什么地方没做对,就喊罚款,普通员工工资本就不多。

        因素三:夜班有损健康

       一些工厂还要上夜班,不仅很累,也会对身体健康造成损害。网友“@南陵不问月”刚毕业的时候也去工厂上过班,他表示,上夜班日积月累都是劳损,可能是三班倒,也可能是两班倒,时差难调,如果上夜班待遇又不高,没有吸引力。

        那么缺乏学历和技能的年轻人不去工厂还有哪些就业选择呢?很多人会流向餐饮、快递、销售等服务行业。

        “工人挑老板”背后

       是劳动者有了更多选择权

      制衣行业属于典型的“三来一补”行业,其业务量主要跟着订单需求走,制衣工人的收入主要也取决于单量。这就意味着,一旦制衣行业从旺季转入淡季,制衣工人的收入也会随之减少。综合来看,目前制衣企业老板给出的“高薪”均摊下来并不算太高。

       更为重要的是,“老板排队被工人挑”现象背后,是劳动者有更多可“挑”的工作机会。过去,大多数内地劳动者要想获得更高收入,会更倾向于选择去珠三角、长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打工。珠三角、长三角地区包括制衣厂在内的各种企业,也就享受到了人口流入地区带来的劳动力红利。在这种情况下,老板们自然能对工人“挑三拣四”。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不少新一线城市崛起。这些城市往往拥有更开阔的未开发市场、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成本相对更低的土地、劳动力资源,吸引了大量企业迁移至此。不少新兴城市经济发展迅速,纷纷跻身GDP万亿级城市,无论是工作发展机会还是生活条件都有了明显提升。
企业该变了!

       “老板街头排队被工人挑”更多折射了当前就业观念的转变。

       随着劳动者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他们在就业上不再只是单纯地考虑薪酬待遇的高低,还会综合考量工作的成长空间、环境、兴趣等因素。

       相对于劳动者就业观念的转变,一部分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却依然延续陈旧的用工模式,不是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来提升利润,而是主要依靠廉价劳动力来盈利。对劳动者来说,此类企业因为成长空间有限、就业环境较差,已经失去了对工人的吸引力。

       面对就业观念转变和用工结构性短缺之间的矛盾,一方面,这会倒逼相关企业转变观念,不断提高生产技术和效率,改进用工模式,创造更好的就业环境,提供良好的个人成长空间,并给予劳动者合理薪酬待遇,以此纾解用工短缺问题。另一方面,年轻一代的劳动者,也不能好高骛远,而是要根据自身条件和特长等各方面实际择业、就业,不妨先就业后发展,逐步实现自己的职业规划。

        对劳动者来说,“老板街头排队被工人挑”是个好现象;对企业老板来说,也是个提醒。

       期待劳资双方都能与时俱进,在新的就业形势下作出相应改变,在“双向选择”互动中,实现用工和就业的双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22 天

连续签到: 6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楼主| 发表于 2021-3-5 09: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星无杠 于 2021-3-5 09:36 编辑

“广州老板排队等被工人挑”再现,称月薪过万仍招不到人


      近日,各个行业都掀起了一波返工潮。今年,在服装加工厂林立的广州海珠大塘村一带,招聘市场上则出现了老板排长队等着被挑的场景。



3月2日,海珠区大塘村桥南新街上人潮如涌,制衣厂的老板们站满大街两旁。 南都记者黎湛均摄


       600米的城中村大街上,上千名制衣厂的老板们手持招工牌和样衣,等待着工人们的青睐。偶尔有问询的工人,摸一下样衣的面料,仔细查看针织的手法,再细问一下单价,默默在心里计算一天下来大概的酬劳,衡量过后有的跟着老板走向制衣厂,有的继续在老板堆里寻找机会。


       这样的一幕,在春节过后,每天早上7点半到11点之间就会在海珠大塘村的桥南新街上演。去年受疫情影响,招工旺季迟来了将近两个月。而今年因为提倡就地过年,很多服装档提早开张,订单也早早地被送往各制衣厂。老板们手里有的是订单,缺的是工人。


       老板:早起第一件事,先把今天的工人招了


       李大哥在大塘开制衣厂已经有十来年的时间了,“没有哪一年是容易的。”李大哥说这几年招工是越来越难了,并不只是今年。


      早上7点半,他骑着电动车,兜里揣着一条女装西裤,这是厂里最近的一张订单,4000条女装西裤。按照制作的四道工序,他起码需要招20个工人。


      然而,招聘了四五天后,只有这一天招到了两个人,招不到人怎么办?“那就老板自己干呗。”李大哥说,干了这么多年,制衣的工序没有哪道他做不下来,人不够就自己顶上。每天能做多少,就给客户送去多少。而这一天,他是干到了凌晨3点多,7点就起来招工。




3月2日,海珠区大塘村的制衣厂老板们站满大街两旁,笑脸迎向来应聘的工人。 南都记者黎湛均摄


      订单急,招人难,老板们只能把单价提高。老颜的招工牌上写了几个工序:冚车、四线、男女尾部统统都要招人,长工临工都急需。“单价去年才几毛钱,现在都一块一了,一天下来熟手的工人能赚个700。”然而这一天,老颜的招聘摊位还没能开张。


       “整条大街上,随便一个款,都能做到这个价格,但就是没人做”,夏先生有点无奈地双手耷拉在电动车的车头,也不想费神招揽应聘的,靠的就是眼前的一件女装衬衫,熟行的工人看到是自己熟悉的面料和款式,自然会上来前问。


       有制衣厂老板表示,今年制衣工的日薪较往年提升近两成,超500元一天,“月薪过万很正常”,但站了两天依然招不到人。


       “但即使有合适他们干的款式和物料,有可能也是干一天就不干了。”李大哥说,能招到的工人,基本都是早上10点开工,干到晚上12点左右,然后就跟老板结算这一天的工钱。觉得合适的,第二天继续开工,感觉不划算的,第二天就不来了。于是,每一天起来,老板们最焦虑的就是,今天又能招到几个人来开工?


      李大哥的微信里,还有一些工人的微信。“真缺人了,也会问问他们要不要回来干。”李大哥说今年也有一些之前认识的工人主动找上门来干活,但用工的缺口依然很大。


      “再等等吧,11点半还没人来,我也得回去开工了,可能下午再过来站一两个小时。”李大哥准备撤回厂里。“再过十天,半个月,这情况就会有所缓解,工人都回来了嘛”。




2月28日,海珠区鹭江南约大街两旁,制衣厂老板们整齐列队等待着工人的“垂青”。 南都记者张志韬摄


       制衣工人:所谓的“高薪”,不过是超长工作时


      来自湖北的鄢女士初八回到广州来找工,去年受疫情影响,能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制衣厂的订单旺季就去了北京找工,四处碰壁之下,今年又回到了广州。


      “前两天找着了,每天大概赚个四五百。”然而那款式一结束,老板的下一个订单不是自己熟悉的款,她就只能又出来继续找工。


       但这其实是广州城中村小制衣厂的惯例:临时工干个一两天,老板的那笔订单交货了,他们就又重新进入“流通市场”寻找下一家制衣厂。



       为什么不做长工?鄢女士说几年前就吃过做长工的亏,“做长工不提前说价钱,等到货都出来了才核算工资,老板就会把单价压低,还不如临时工,提前就说好单价。”于是,像鄢女士一样的,大街上找工的人,基本找的都是临时工。但他们也不担心,现在老板们都缺人,只要想干,总能找到的。


      “但如果真的是日薪过六百,你在这条街上就不会看到那么多老板招人了。”来自江西的何先生擅长打边和冚车,他理想的日薪是每天四百元左右,他说今年会比去年稍微提高了一百块左右。他说,只有一天干个16个小时才有可能日薪超600,干的都是辛苦活。



       “90后有得挑都不会想干这个的,太累了。”鄢女士说同乡来找制衣工作的,大多是80后。她来到广州后首先是租了个750的单间,“打临工的老板会包吃,但能赚多点的,也就这两个多月,五月开始就进入淡季,日薪又会回到两百多一天。”


       收入不稳定、工作时间长还得先学点技术,这导致了90后们更青睐于外卖员、服务员、快递员等技术门槛更低的工作。



元宵节过后,工人陆续返穗,有老板预测“用工荒”在未来一周将得到缓解。 南都记者张志韬 摄


       小童是大街上为数不多的95后,被两个老乡带着过来转转,这是他第一天来到招工大街。他心里头一点都不急,“看了五六家了,但还是先溜达一圈看看。”小童擅长做裤子,他期待这一个月能赚到一万块。


       “工人觉得做长工会被我们压价,但其实也是根据市场需求嘛,这段时间缺人,客户会提高单价,我们也会稍微提高单价,那日薪自然会上去。淡季一到,单子不急,对工人需求减少,自然会降下来。”李大哥解释说,每天日薪两三百,才是制衣行业比较正常的水平。但在这一行,工人和老板都一样辛苦,一样都是超长工时。


      招工墙:长工也难招,租墙挂招聘启事,一天六块钱


      熊先生是大塘招工大街上最悠闲的人之一,守着一个装满卡纸和笔的箱子,站在一堵围墙边,偶尔和附近招临工的老板们聊几句。


      这是他一年到头来生意最好的一段时间。他与其他制衣厂工人不一样,他在这里是靠“写字“赚钱。“墙上的,手写的招聘启事基本都是出自我手,打印的,有些就是老板们自己拿过来的。”熊先生解释道,招长工的一般是比较大的厂子,招聘启事都是往墙上贴,站在街上的老板一般招的都是临时工,厂子也比较小。这满满的一墙,红的绿的白的招聘启事,有250多份。“挂一天租金6块钱,老板们把招工需求发给我,我就帮他们挂出来。”熊先生说,他手机里有几百个老板的联系方式。而年后这一个月,是他这门生意最旺的时候,有的老板甚至会包月租。


       南都记者所见,这些招聘启事与大街上老板们亲自拿在手上的招工牌区别并不大,只是简单列明了简单的工种和需要的人数,唯一不同是留了个地址和联系方式。



春节后是招工墙最热闹的时候,一面墙上悬挂了超250家制衣厂的招聘启事。 南都记者叶孜文摄


      这样能招到人吗?对比能直接看到样衣面料的街头面试,这种卡纸招聘启事显得更为简易和信息量不足。“当然可以,不然怎么会有人找我。”熊先生说找他贴招聘启事的服装厂除了大塘这边的,甚至还有在白云和番禺的。


      从早上7点开始,熊先生就会在这面墙上挂起绳子,再在绳子上夹好一张张招聘启事,下午4点后,再从墙上取下这些彩色卡纸。“偶尔还会帮它们换换位置,至于是否会被工人看中,就看时机了。”


      每年这时候都是招工最难的时候,也是他生意最好的时候。但到了四五月,招聘启事就可能只剩下50份不到。“我承包的这面墙也是要给租金的,到了那时候,收入也只够填个温饱。”


       南都评论 :就业市场已变,转型才是更好的出路


      作为务工人员流入大省,每年春节一过,广东各大招聘市场就会人头攒动。近日,在服装加工厂林立的广州市海珠区康乐村一带,出现了老板排长队等着被工人挑的场景。


       3公里长的小路上,站满了招工的制衣厂老板,拿着各种衣服样品,举着牌子等着路过的工人挑选。工厂难招工已是老生常谈,尤其是制衣这种工时长、工作劳累的工种,又是在春节后,服装订单旺季遇上工人未返城的空缺,招工难的现象自然更加突出。


       制衣厂的招工难有季节性因素,但制衣厂也只是众多难以招工的制造业工厂之一,当前更突出的是就业市场改变以及工人的劳动力供给群体需求改变所带来的结构性问题。


       过往,“蓝领”所面对的劳动力市场是非常单一的,进厂,进厂,还是进厂。不是进电子厂就是进制衣厂,不是拧螺丝就是踩缝纫机,不同的只是在不同的厂里做不同的重复体力劳动。


       但随着数字化浪潮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获取资讯的便捷程度都与以往大不相同,产业数字化之下,新兴行业出现,就业市场的结构亦就此改变。从前只有一条路的“蓝领”后备役们,如今有了更多的选择。


       一方面,“蓝领”工作除了进厂还有更多方向,包括外卖骑手、快递员、专车司机等。另一方面,“蓝领”转型做“白领”也有了不同于以往的选择。以前,“蓝领”要变成“白领”,要么提升学历,要么从销售等岗位做起,收入很可能不高但成本却很高,但现在,“蓝领”预备役们通过一定的培训,有机会获得更符合他们兴趣的就业岗位。


       在纪录片《边码故事》中,塑料厂工人温雪贵就是通过上网课学习编程,转型成为广州一名负责小程序管理后台开发的前端程序员,而像他一样从工厂走进写字楼的“新上楼青年”已经形成一个不小的群体。


       由此回看制衣厂招工难的现象,就会发现问题远不是最多网友留言的“不舍得给钱”这么简单。实际上,制衣厂技术工人的收入并不低,据招工老板介绍,日薪至少700元才能请到人,即使是一般的工人日薪也要300-400元,做了十几年的烫衣工李先生表示,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的话月薪能有两万多。


      无论是日薪700还是月薪两万,都算是高薪了,但为什么大量90后、00后还是不愿意进厂入行?因为这一届年轻的劳动者们,要的不只是钱,在更多的选择和机会中,他们综合考虑的还有工作内容、工作环境、职业前景以及社会地位。


       做外卖骑手或快递员,要拿到两万多的月薪也需要较长的工作时间和不小的工作强度,但比起封闭的工厂环境和收手机等严苛的管理制度,他们更愿意从事工作内容和合作形式都较灵活的工作,被“困在系统里”也好过被困在流水线上。至于通过技能培训“上楼”做“白领”,除了收入,更多考虑的则是职业发展前景、潜在可能性和社会地位的问题了。


      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这一届年轻的劳动者或许已经在第五层追求“自我实现”了,工厂老板们如果还停留在满足温饱的“生理需求”这第一层,只会越来越招不到工。就业市场已经改变,对于制造业工厂的老板们而言,如何在雇佣关系上实现转型满足劳动者的多元需求,已经十分迫切。或许更深层的问题是,制造业工厂本身要如何积极转型,才能拥抱产业数字化,不被社会发展进程所抛下?


       采写:南都记者 叶孜文

       视频:南都记者 叶晓文 王美苏 实习生 成贤

       摄影:南都记者 黎湛均 张志韬

       来源:南方都市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