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黑剑”!训犬员退役泪别军犬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122 天

连续签到: 6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20-8-31 21: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见“黑剑”!训犬员退役泪别军犬

来源:南方网 何丽苑 钱文攀 张乐

  “王永雷同志,我现在把陪伴了我4年的战友,我的兄弟,黑剑交付给你……”

潘健怡将“黑剑”移交给自己的班长。

  “你是我的班长,也是我的师傅,请求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黑剑!”

  伴随着退伍的日子一天一天临近,离别伤感的氛围越来越浓厚。8月26日,武警广东总队执勤第二支队举行警犬交接仪式,即将退役离队的训导员潘健怡将警犬黑剑交付给训导员王永雷。

潘健怡牵着“黑剑”参加警犬移交仪式。

  特殊的“老班长”

  黑剑并不是潘健怡负责驯养的第一只警犬。成为训犬员后,他的第一任搭档是已经离世的尔坤。

  “与其说我是它的训导员,不如说它是我的老班长。坐卧、追踪、扑咬这些基础性训练,即使作为新手的我指挥动作不标准,它也能立刻领会我的意图,标准地完成每个指令动作”。2016年9月,上一任训犬员退伍后,经过短暂的交接培训,刚刚转为上等兵的潘健怡成为尔坤的新一任训导员,此时距离尔坤退役不到半年。

  与尔坤突然的别离发生在2017年10月8日中午,潘健怡像往常一样吃完午饭,打好水和犬粮准备去犬房。然而,尔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走到门口,来回踱步迎接他。感觉异样的潘健怡立刻冲进犬房,发现尔坤已经瘫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走得很安详。”当时的场景潘健怡历历在目。“考虑它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需要控制饮食,伤口还没完全愈合,都没能给它好好地吃一顿最爱的牛肉,洗一次澡,这个遗憾永远也完不成了。”

  尔坤走了,被埋葬在部队后山,与其它因公牺牲或衰老死亡的警犬一道,继续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安宁。

  潘健怡想着,离开营队前还要再去看一看尔坤,这位忠诚的“无言”战友、伙伴和老师。

  “一定要给他买红色的皮球”

  8月26日清晨,潘健怡早早地穿戴整齐,将犬房彻彻底底地清扫一遍,然后仔细地为黑剑梳洗毛发,清理耳毛,这是潘健怡以训导员的身份与黑剑度过的最后一天了。

潘健怡退伍前为“黑剑”最后一次打扫犬舍卫生。

  3年前,潘健怡从战友手上接过黑剑,“交给我你就放一万个心,有时间常回来看看。”

  那时,不到3岁的黑剑,正是最活泼调皮的时候。试过把指导员的裤子咬烂,被罚一天不许吃饭;也曾把来队过军事日的小朋友吓哭,被关进小黑屋“反省”。

潘健怡最后一次训练“黑剑”。

  从最基础的手势口令,到日常饲养的注意事项,再到扑咬、随行、穿越火圈等技术性科目训练,潘健怡从一个警犬小白,逐渐成长为训犬的行家里手。

退伍前,潘健怡为“黑剑”最后一次洗澡。

  “有黑剑相伴的3年时光,是军旅生涯最开心的时刻。”潘健怡说。

  港珠澳大桥开通、新横琴口岸开通、澳门回归20周年,每逢重大任务都是这对奇兵神犬展露实力的时候。潘健怡与黑剑,见证过这些历史的重要时刻,用脚步丈量着城市的距离。

潘健怡和战友牵着“黑剑”最后一次在粤澳边界线上巡逻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别离是每个军人最终都要面对的一关。因为膝盖受伤难以负荷高强度训练,潘健怡艰难地选择脱下军装离开部队,“遗憾的是,不能与黑剑并肩作战了。” 潘健怡哽咽着说。

退伍前,潘健怡强惹着泪水,不舍地抚摸着“黑剑”。

  “把黑剑交给我你还不放心?想它了,就常回来看看。”王永雷轻抚着黑剑低落的头,安慰着潘健怡。

  “黑剑最喜欢红色,一定要给他买红色的皮球”“不爱吃狗粮,他喜欢把狗粮用牛奶泡软了再加上火腿丁吃”“它不喜欢洗澡,洗澡的时候要用牵引绳拴住……”潘健怡叮嘱着关于黑剑的点点滴滴。

潘健怡与“黑剑”在每天巡逻的地方享受离别前的时光。

  王永雷从潘健怡手中接过牵引绳的一霎那,黑剑仿佛预感到什么,一改往日精神抖擞的状态。潘健怡转身离开的同时,黑剑看着他的身影,想要挣脱牵引绳。


  南方日报记者 何丽苑 钱文攀 张乐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