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1965年汕头专区山歌剧团山歌剧《彩虹》进京演出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122 天

连续签到: 6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20-4-2 11: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星无杠 于 2020-4-2 11:17 编辑


“彩虹”飞架传真情  
忆1965年汕头专区山歌剧团山歌剧《彩虹》进京演出

■李承豪

忆1965年汕头专区山歌剧团山歌剧《彩虹》进京演出

      岁月飞逝,转眼我已是一名“80后”。那半个世纪前的难忘岁月、时代印记,已成了永恒的回忆。

      20世纪50年代末,活跃在潮汕及兴梅一带的汕头专区文工团和梅县民间艺术团,于1960年合并为汕头专区歌舞剧团,以演出山歌剧为主、专区民间歌舞为辅,还上演过大型歌剧《红霞》《白毛女》等;创作及移植、改编的大型及独幕山歌剧众多,如《红珊瑚》《刘三姐》《牛郎织女》《花果山前》《彩虹》《唱夫归》《刘四姐》《双喜临门》等。1962年9月,汕头专区歌舞剧团更名为汕头专区山歌剧团,经常深入农村、偏僻山区、海岛,送戏上门,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和好评。有些剧目参加专区、省汇演获奖。

     周总理接见《彩虹》剧组

      1963年11月,由汕头专区山歌剧团夏浓编剧、南歌编曲,描述1935年发生在闽粤边境的一个革命斗争故事的独幕山歌剧《彩虹》(蓝小田扮演彩虹,熊莉梅扮演雁姐,林概昌扮演胡标),参加广东省支援农业优秀剧目汇演,得到观众和专家的一致好评。

      同年12月9日晚,周恩来总理在广东省和广州市领导陪同下,于广东迎宾馆观看粤剧、潮剧、山歌剧、采茶戏等剧种的8个现代剧目片段演出及汕头专区山歌剧团熊莉梅、张振坤的客家山歌独唱、对唱。演出结束后,周总理和全体演员合影留念。

      1964年春节,汕头专区山歌剧团被邀请赴从化温泉参加招待中央首长的演出。周总理和广东省委领导接见了《彩虹》剧组。

      排演广东版《东方红》,

      周总理观看

      同年,经周总理倡议与策划,一部由专业及业余文艺工作者3700多人排演,表现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前仆后继、艰苦卓绝革命斗争的伟大历程的歌舞艺术作品——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诞生,为国庆16周年献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首演。继而武汉、广州也组织排演这一作品,并分别演出历时几个月。

      1965年5月,汕头专区山歌剧团赴广州参加《东方红》排练演出。当年,作为专区级的团队竟有蓝小田、熊莉梅、张振坤、何穗生、李惠嫣、李嘉谋、陈洁华、李其慧、蓝金荣、包括刚调广州乐团的黄宝琳等多名演员分别担任独唱、领唱、重唱,曲目有《农友歌》《南泥湾》《赞歌》《松花江上》《双双草鞋送红军》等,令人瞩目。彩排时,周总理称赞演唱《南泥湾》的演员何穗生“唱得壮,有气质”,誉称她为“南方的郭兰英”(歌唱家郭兰英系北京版《东方红》中这首歌的演唱者)。

       在《东方红》的演出中,我一共担任了北伐军、工农红军、坐牢革命者老教授、新四军、八路军、英国水兵、解放军坦克兵等七个群众角色。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出国访问归来,途经广州观看了《东方红》的演出。不久,周总理又陪同回归祖国的原南京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先生观看《东方红》的演出。当演至南京国民党政府溃退一幕时,我扮演驻南京英国领事馆的一名水兵,提着大皮箱仓皇跑到舞台前左侧,下跪并用右手于胸口划十,口里喃喃念着“上帝保佑”。当时,我顺向往观众席一瞄,见李宗仁先生看着台上溃退的慌乱场面笑呵呵。不一会,我已抢妆摇身一变,成为一名人民解放军坦克兵,胸戴大红花站在坦克车上,出现于欢庆南京解放的热烈场面中。此时,刚回祖国的李宗仁先生,看着舞台上这历史风云的变化,一定思绪万千。

      《彩虹》进京演出,

       叶帅温暖有劲的一握

       1965年7月,中南五省19个剧种、49个长短剧目参加中南区戏剧观摩汇演。随后,中共中央中南局(陶铸时任第一书记)决定从中挑选14个优秀小戏(包括山歌剧《彩虹》及广东汉剧院汉剧《一袋麦种》),组成“中南区戏剧观摩下乡节目汇报演出队”,于国庆16周年前夕上北京作汇报演出。《彩虹》剧中扮演白匪军排长的演员因故去不了北京,我从《东方红》演出团被借调出来赶排代替这一角色。这一机遇使我上了北京,并幸运参与了多个难得的活动。《彩虹》剧组从9月13日-10月20日在北京38天,招待演出和公演共24场。

      9月24晚,《彩虹》等剧目到总政演出,受到叶剑英元帅等部队领导上台接见。

     9月27晚,《彩虹》在民族文化宫演出之前,叶剑英元帅在钢琴演奏家刘诗昆的陪同下,于化妆室看望全体演职员,和大家一一握手,现场亲切的乡音乡情,感人至深。

      9月28日,《彩虹》剧组随中南区演出队到首都工人体育场参加第二届全国运动会闭幕式。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贺龙元帅和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分别为优秀运动员颁奖。我们还观看了大型团体操《革命赞歌》的表演。

      10月1日上午,中南区演出队于天安门广场观看庆祝国庆16周年游行。当晚参加国庆大联欢,于天安门金水桥旁观礼台观赏绚丽多彩的节日焰火。

      10月2日晚,山歌剧《彩虹》、广东汉剧《一袋麦种》和广州军区战士歌剧团的歌剧《红松店》三个小戏在军事科学馆同台演出。演出前,大礼堂楼上楼下坐满了部队官兵。《彩虹》是晚会的第一个节目。我在剧中扮演国民党的白匪军排长。由于我还得担任该剧开场的一段伴奏(拉大提琴),我必须提前化好妆,穿好白匪军演出服和乐手们进入舞台前的乐池做准备。突然间,透过乐池围栏,我发现叶剑英元帅像普通观众一样,从观众座中间通道走近乐池,手靠乐池围栏望着我们和乐器。由于我刚好离叶帅最近,我连忙起立向他问好。叶帅伸出手来和我握手,尽管我本能地迅速伸出手去,但就在这一刹那,二十几岁的我,脑子不知怎么却闪现一个念头:我穿着这身国民党白匪军排长的制服与叶帅握手,合适吗?然而,叶帅那温暖有劲的一握,已使我马上意识到我的傻想是多么幼稚可笑!接着,叶帅用他那带着客家话口音的普通话与我聊了起来。他问我演奏的乐器,我回答说:“大提琴。”叶帅又问:“你后面站着的那些妹子是做什么的?”我告诉叶帅说:“她们是伴唱的。”此时,准备演出的第一遍铃声响了,警卫员前来请叶帅就座,但他还在兴致勃勃地向其他乐手询问“乐队有没有客家头弦”等等。直到开演前最后一遍铃声响了,叶帅才离开乐池回位就座。

       叶帅先后两次观看了《彩虹》的演出。他说:“戏很好,有教育意义。”甚至对演员的表演细节还提出了宝贵的意见。

      10月5日晚,在政协礼堂,周总理陪同刚回祖国的李宗仁先生及在京的政协委员和民主党派人士等,观看《彩虹》和广西彩调《三朵小红花》等剧的演出。此时,与《东方红》演出时不同,我以另一“身份”——在剧中扮演国民党的白匪军排长出现在周总理和李宗仁先生眼前。

      10月10日,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毛主席和周恩来、朱德、邓小平、董必武、彭真、李富春、李先念、乌兰夫、薄一波、徐向前、叶剑英、罗瑞卿、陶铸、杨尚昆、宋任穷等23位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参加国庆观礼的工农兵代表,以及来京演出的中南区、西北区的文艺工作者。第二天,首都诸大报刊头版报道了这一消息及刊登大幅集体照片。

       山歌剧《彩虹》在北京演出期间,原中宣部副部长周扬、林默涵及知名人士老舍、曹禺、田汉、阳翰笙等观看了演出。中央电视台做了全剧实况转播;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了《彩虹》的剧本。

      结束了在京的汇报演出,我们又回到《东方红》广东演出团演出。

       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山歌剧《彩虹》飞架南北,为家乡创造辉煌,赢得荣誉,令人毕生难忘。让我们留住记忆,阔步前进,再创梅州、汕头文艺辉煌!

       来源:梅州日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