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兴宁语“麦好听啊哩”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122 天

连续签到: 68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20-1-21 21: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星无杠 于 2020-1-21 21:18 编辑

漫谈兴宁语“麦好听啊哩”

众所周知,翘舌音声母是南方人学习普通话的一大难点。这是因为在大多数南方人的母语里,都不存在zh,ch,sh,r这些音素。然而,兴宁话却是个例外。在兴宁,除部分乡镇将zh,ch,sh,r读成外,大部分地区和普通话发一样的音。


因此,对于兴宁人而言,普通话的翘舌音声母根本无需学习,几乎天生就会。让兴宁人区分平翘舌音,简直易如反掌。比如“车”和“差”这两个字,梅县话都读作平舌的cā;兴宁话的话,“车”读作翘舌的chā,“差”读作平舌的cā。


除声母外,兴宁话语速之快,也是其他客家方言所望尘莫及的。其它地方的人讲话可能慢条斯理的比较多,但在兴宁,只要不影响意思的疏通,当地人之间交谈时,能省几个字是几个字,能讲多快讲多快,而且兴宁人普遍能言善道、幽默风趣。这些特点的形成,与兴宁“重商”的历史传统息息相关。


我们知道,历史上的客家人普遍居住在山区,晴耕雨读,以博取科考功名为人生及家族头等大事,莫不坚持“学而优则仕”的信念。另一方面,封建社会,民分四等,士、农、工、商。以清代的嘉应州(今梅州除丰顺、大埔以外的地区)为例,程乡(今梅县)多“士”,平远、蕉岭多“农”,长乐(今五华)多“工”,兴宁多“商”。


这点,在梅县人的一句老话中可以得到印证,那就是“梅县人写得,兴宁人讲得,五华人打得”:大意是说梅县人多读书,故普遍写得一手文章;兴宁人多做生意,故个个口才了得;五华人多打石造铁,故多身强体健、骁勇善战的硬汉。


由于历代封建王朝基本上都采取“重农抑商”的政策,商人的社会地位低下,与其经济地位不成正比。即使富甲一方,也很难见诸方志,留名青史。古代兴宁究竟是否出过富商巨贾,都有几人,发家事迹如何……凡此种种,皆不得而知。


另一方面,民间对商人刻板的负面印象又是根深蒂固的,有道是“无奸不商、无商不奸”。尤其是对老实巴交的农民(传统客家社会的主体)而言,喜欢经商(多为小商品经济)、性格相对圆滑的兴宁人实在与客家社会的主流文化有点格格不入。更令农民难以接受的事实是,平均来说,商户的经济水平却比自己要好得多。


文化层面的优越感与经济层面的落差感交织在一起,加上语音、语调、语速上的差异,最终导致半耕半读的外地人对兴宁人产生偏见,编造了大量揶揄兴宁人的段子。在此当中,最为有名的当属“兴宁拐哩无肚脐”了。“拐哩”是借用字,很多人误以为本字是“蝈哩(青蛙)”。其实,“拐哩”的本字是“介里”,兴宁话“那里”的意思。


面对外地人的揶揄,兴宁人倒也大度,大都一笑了之。不仅如此,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来自兴宁的网友们自发制作了大量的客家话搞笑视频,叫人忍俊不禁,客观上促进了客家话的传播。现在不论是哪个地方的客家人,都以学上几句兴宁话为乐,非逗得周围的人捧腹大笑不可。所以说,不管我们喜欢还是不喜欢,兴宁话已然影响了我们,给大伙带来了欢乐。所以,如果有一天哪里举办“最具喜感的客家话大赛”的话,那么冠军非兴宁话莫属。


话说起来,觉得兴宁话逗趣的,并不只有当代人。翻阅史籍,明代的《正德兴宁志》就记载了这么一段话说:


“其声大率齐韵作灰,庚韵作阳,如‘黎’为‘来’,‘声’为‘商’,‘石’为‘铄’之类,与江南同,乃出自然,益信昔人制韵释经之不谬。亦有‘杨’‘王’不辨之陋,如‘天王寺’为‘天洋’之类,至有姓王者自呼杨,问之,云:‘王乃吾上,避不敢犯。’此尤可笑尔。”


留下这段文字的不是别人,正是明代鼎鼎大名的“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祝枝山。他在明武宗正德十年(1515)来到兴宁当知县,一直待到1522年明世宗朱厚熜登基,改元嘉靖为止,前后7年的时间。


前面提到,梅县人多“士”,兴宁人多“商”,这只是相对而言的。近代以来,兴宁人在学术方面的成就,完全不亚于梅县人。比如,客家话研究的先驱罗  

云先生,客家学、族谱学的鼻祖罗香林先生,皆是土生土长的兴宁人。他们为客家语言、文化所作出的贡献,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罗鑫 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