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呼噜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157 天

连续签到: 1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2-1 15: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伴呼噜
                  闻雪思


   以前,每天晚间,若无精彩电视,我大都在电脑前看书、上网、写作,不困不休,疲倦方睡,一躺即眠,伸腿入梦,睡下不知不觉,睁眼天就亮了。有人羡慕我,说我心底坦荡,无忧无虑,方能如此安然酣睡。也有人贬嘲我,说我这个人没头没脑,没心没肺,即令大祸临头不自醒。
   如今,上了年纪,也还能沾枕即眠,但却没法一觉天亮了。每每不得不半夜骤起,匆匆去趟卫生间,恍恍惚惚再睡。虽从未至于辗转反侧,然有时迷迷糊糊之间,不时也能聆听到黑夜万籁无声之中,仿佛有股细细的、若有若无、隐隐约约的气流颇有节奏地在轻轻掠拂。那气息断断续续,伴随着很细微、很遥远、很朦胧的声音,有如原野上的列车,壑涧里的清泉,岗峦中的春风。起初,我以为是梦境,是深蕴的乡愁在心灵回旋,在脑海里演绎返乡情景的小夜曲。“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也就恬恬地继续睡了。夜悄悄,思寂寥,梦渺渺,一晌逍遥。潇潇的列车一次次载我走遍祖国秀丽的山河,潺潺的清泉一次次引我返回故乡温馨的家园。梦境里,我风驰电掣,千里江陵一日还。梦乡里,我腾云驾雾,银汉迢迢夜夜情。
   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来倒疑在梦乡。当我忽然察觉那不时萦绕在耳畔的气息和声音其实是同床共枕睡卧身旁的妻子发出的鼾声时,我的确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我并不知道人为什么会打鼾,我一直以为打呼噜是男子汉的专利,而且是那些身材魁梧、体型胖硕、性格鲁莽的汉子们酣睡时才会发出的特殊音响。大汉子熟睡时打呼噜的音效我曾多次领教过,那声音就如同暴雨倾盆前在天边滚滚的闷雷,狂风大作前在窗外唬唬的呼啸,载重汽车启程前发动机隆隆的轰鸣,猛兽被囚困铁笼时无奈而又愤憋的怒吼。一声比一声响,一阵比一阵强,一波接一波汹涌,一浪盖一浪澎湃。忽而鼾声迸发,震耳欲聋,忽而万籁俱息,幽寂无声。真是能让人听得睡欲全消,心烦意乱,辗转难眠,夜不能寐,头昏脑晕,苦不堪言,只能眼巴巴地羡慕鼾者睡得沉、睡的香,自己眼睁睁地躺在床上想太阳、盼天亮。所以,我对比我长得雄壮的人一般都敬而远之,但凡外出开会、出差、下乡均尽可能退避三舍,竭力避免与之共居同室,就是怕他睡觉打呼噜。
   这下我的惊讶与错愕可想而知。然而更令我出乎意料、瞠目结舌、哭笑不得的是,当我悄悄地将妻子的鼾声录下,播放给她听时,妻子竟然一脸不屑地说:“你才打呼噜呢,你每天晚上都在打呼噜,一躺下就打呼噜,我已经听了几十年了。”两口子都在说对方睡觉打鼾,又都极力否认自己打呼噜。为了证明孰是孰非,我们相约一起到医院检查。医院呼吸内科的医生用仪器对我们进行了睡眠监测,诊断结果是两人睡眠时都打鼾。妻子的鼾症很容易纠正,侧卧即可消除。而我则伴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需进行医学治疗。
   老伴老伴,老伴呼噜,呼噜老伴,竟然相伴数十年才清晓明白。我是一直不知不觉,妻子一直是知而不言。妻子说,她是学医的,觉得睡觉打鼾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不值得大惊小怪。而且我的鼾声并不大,文质彬彬的,就像夏夜里的风,一阵阵地吹,轻轻的,很舒缓,很有节奏,听见了,就知道自己也可以安睡了。若是忽然听不到,反而有点不踏实。
   我没学过医,倒觉得颇为新奇。我在悄悄地偷笑,想象屋檐之下一家子睡觉一起打呼噜的情景,绞尽脑汁想找一个恰当的形容词,用什么好呢?是大珠小珠、一唱一和,还是呼天号地、四面楚歌;是天籁之音、燕语莺声、玉石之响、靡靡悲歌,还是鼾声如雷、雷霆万钧、怪声怪气、鬼哭狼嚎、风声鹤唳、分贝超标;是吞吞吐吐、抑扬顿挫、声情并茂、珠圆玉润、娓娓婉转、悠扬动听、余音绕梁、不绝于耳,还是呼啸而至、掷地有声、声如洪钟、如雷贯耳、振聋发聩、惊天动地、哀声叹气、细若游丝、泣不成声?
   谁知道?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