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系列(4)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7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9-11 15: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昆山龙哥是最近茶余饭后的一大谈资,作为一个全身雕龙画凤的社会人,手持砍刀最终反被灭了,这已经成为颜色社会的一大笑话。而面对生命威胁奋起反抗最终取得胜利的于海明,近乎一边倒的舆论支撑下,他没有成为法律的冤案人,昆山公安局对他的行为定性为正当防卫,无罪释放。龙哥虽死,可他作出的贡献是无法磨灭的,起码让大家明白,正当防卫可以不负法律责任,而不是南京法官著名的那句“不是你撞的,为什么要去扶”。为昆山公安局点个赞。

为什么要在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城系列里写上昆山事件一段,主要是我以下的内容勉强可以拉上点关系。70后80后是受香港黑道电影荼毒最深的两代人,当时的小年轻,无论从发型还是穿着,跟风十足,街灯下的宵夜档经常能看到打架的场景,因为喝了点酒又刚从电影院出来,不打一场都对不起刚看过的电影。我在旁观的时候是又惊又怕,万一拳头屑嘣到我,我是吃瓜观众啊。写到这重点来了,拳头屑,说明当时的人还是比较单纯,打架用得最多的是比谁的拳头硬,大杀伤性武器顶多是板凳及板砖,所以当时医院接收打架受伤最多的是脑袋开花的病号,断手断脚的几乎没有。

我有个朋友袋子里经常有把报纸包着的菜刀,据我了解,菜刀基本没见过光,一个从不知厨房方向的人,可想而知他持菜刀的姿势是有多么的不专业,菜刀对他来说,类似于狐狸与虎的关系,哪像现在的社会,动辄就砍刀甚至枪炮,一言不合,人生就可能划伤休止符。以前官方一直不承认中国存在有黑社会,顶多是以“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来作为定性。最近我在街上看到N多政府或学校门口的数码屏闪烁着打黑的标语,终于承认中国有黑社会了,没有像鸵鸟一样把头扎进沙堆里其实也是蛮进步的。

说到打架,当年的人们淳朴到认为拳头才是证明荷尔蒙的唯一真理,如果有人胆敢拿菜刀什么的参与斗殴,会被人说心肠恶毒,光口水就可淹死他,所以,盗亦有道,恶亦有德。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镇上有几家录像厅,简陋的场所,长板凳一张挨着一张,几把老掉牙的吊扇在吱吱地转着,人挨人的距离能看到前面腋毛和闻到狐臭。花五毛钱就可以在里面看两场录像,一般都放古代武侠片,自《少林寺》后,武打片最受群众欢迎,你如果在海报上写什么言情电影的话,基本可断定,观众人数不会超过五个。十年以后,录像厅再放武打片已经没市场了,反之只要写上“言情”两字的录像,基本一票难求,至于你要考究录像言情到什么程度,相信你会懂,不懂?这么说吧,在封建思想还横行的年代,关于性方面知识的普及,几乎靠录像厅,此是后话,跟本文无关,略略带过。

刚才说到录像厅经常放武打片,众所诸知,在精神粮食匮乏的年代,经过一场武打情景的渲染,再加上群众尚武精神的饥渴,看录像的人一般都热血澎湃,一边看一边手舞足蹈的大有人在,在人挨人的场所,触碰在所难免,如碰心胸狭隘的人,在表示自己不满的同时顺便问候别人老娘也算潮流,如碰对方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冲突更会一触即发。虽然录像里经常放老和尚教育小和尚:“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问题是前面两句他们都记不住,只记得“无须再忍”四字,故录像厅里经常会上演武林记,我亲身经历的就有这么一场:后边看录像的年轻人看得手舞足蹈,手里的烟灰不小心弹到前面的年轻身上,然后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双方共五个人站起来拳脚交加,几十年过去了,双方的容貌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但拳头与脸蛋接触的啪啪声我却记忆犹新。录像厅的老板赶紧开灯劝架,不过他也只是说不要打架不要打架,啪啪声没有任何停顿,在几头斗红眼的公牛面前,任何劝阻都显得软弱无力,架还是会停的,直到一方出鼻血或倒地不动为止,会不会有多大的伤亡?不,都没什么钱,打伤别人要赔医药费的,再说明天还要干农活,都会悠着点。

这是我写的最艰难的一篇杂文,行文时完全没有主线,随想随写,至于我想表达什么,只能说龙哥已死好多天,他手持砍刀的姿势威风凛凛,但他躺在地上鲜血染红衣服的场景同样触目惊心,同文同种同在一片蓝天下生活的同胞,如果遇上事情大家都能退让一步,面对矛盾都礼貌有加,冲突就不成立了,俗语有云,伸手不打笑脸人,我都弥罗佛了,你下得去手么?

签到天数: 7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15: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