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市被遗忘的毛泽东主席的救命恩人结拜兄弟陈钦怀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564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12-26 09:3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ztaiyuan 于 2017-12-26 10:23 编辑

       “杨大康”历险记
梅州市被遗忘的毛泽东主席的救命恩人结拜兄弟陈钦怀
         一梅州市红色苏区革命历史印记
   (梅县区老区建设促进会 黄声洪 李耿新 王继伟)
毛泽东的结拜兄弟陈钦怀
       
    陈钦怀(1896-1977)梅州市梅县区松源镇桥市坳下村人。年轻时的陈钦怀他就职于梅县松口古水路驿道的渔仔坝造船厂,分在广东大埔县与福建永定峰市相邻繁忙不息的汀江河航道大埔青溪石下坝(虎市)分厂(汀江与韩江、永定河交汇处)《韩江义兴船泊修造厂》从事造船修船工作。
毛泽东主席人生中第一场大病
    毛泽东主席人生中第一次大病。1929年6月22日,毛泽东在中共红四军由陈毅主持,在龙岩城内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上落选,黯然离开了前委书记的岗位,到福建永定等农村土地革命调研。1929年7月下旬到11月下旬,因疟疾病倒了,这次他病得很重。在福建永定的金丰山天子洞、闽西等地养病。曾化名“杨大康、“杨先生”、杨引之”,“引之”的谐音即“隐之”,这个名字寄托着他对久别远方的爱妻杨开慧的思念之情。休养长达四个月。国民党甚至造谣说,毛泽东已死于肺结核病。
               
“杨大康”历险雨夜过江逢恩人陈钦怀
   1929年9月中下旬,几天来都阴雨绵绵,冷气森森。在福建永定河道修造船厂码头,船厂工地傍边搭有工人休息的篷寮,既可防风挡雨又可防晒休息住宿。一天晚上,天无半点星光,仍下着毛毛冷雨。天黑气温阴冷,陈钦怀比较早进篷寮睡眠,睡眠中忽听见附近村庄枪声大作,人们哭叫声、狗叫声等恐怖声音嘈杂不断、响彻田野山川。他单衣节裤急忙起床走出篷寮。黑夜中见一人影急勿勿向修造船码头工地赶来,夜色中看这人身穿长袍、体材魁伟、身无气力、精神略显病态(已有摆子病,怕寒、怕冷、怕水),来到造船厂工地篷寮边,上气不接下气,用外地口音说“师傳!我姓杨,叫杨大康,人称杨先生,师傅!我要过河,后面有人追我”。陈钦怀听后知是怎么回事了,当时待修破船已有半船水走不了。两目所望近里外永定河、峰市两岸方向的客运渡口码头,敌己扎关把卡,过不得了。渡口附近枪声连串,布满了众多国民党白兵,手拿着枪又举着火把,火光闪烁、纷乱一片在捜查来往人群。陈钦怀眼看“杨先生”神情急迫,二话没说,乘天黑,赤脚立马背起病重的“杨先生”,朝反方向奔跑至近里外河床宽阔水较浅的河唇下水。9月江水很冷,又下着毛雨,涉水过河,河中水急,水下河床石块大小高低圆尖不一,个个而溜滑溜滑,陈钦怀担心背上的“杨先生”跌倒,更是小心翼翼,一脚高一脚低,脚踏实地,稳步走到河中深水处,水漫胸颈,冷得陈钦怀心直打寒颤,背人涉水行过几十米宽的河床对面,总算安全到了永定县峰市地界河岸边。
  
毛泽东过江喜结兄弟情
   上岸后“杨先生”因重病在身,怕冷怕水,身底很弱,加上过河水深部分身体己被水浸,长袍局部饱饮冷水,冻得无法站立行走,陈钦怀只好继续背着“杨先生”前行赶路。途中“杨先生”问陈钦怀贵姓贵庚等家常,言谈中“杨先生”得知陈钦怀小他二岁,他就说我们结拜兄弟!我为兄你为弟,陈钦怀十分乐意应承,好!并叫了声杨大哥!杨大哥也大声应着,嗯!陈钦怀高兴地笑了!哈哈,并隨,我在河里拾到一个大哥哥,边走边说兄弟俩也开怀哈哈大笑。陈钦怀愉快地背着杨大哥,感到自己脚步也好象轻松了许多。
   又走了一段路程,陈钦怀眼见前面山底下有片火光,是火把。胆大心细的钦怀弟,想到杨大哥是外地人,不会讲本地客家话,就对大哥说;杨大哥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开口说话,杨大哥说,好。陈钦弟乘天黑背着杨大哥,绕开哨卡赶路,专走山间树林小路,离开哨卡走了有一段路程,林间突遇几个黑影挡住去路,原是国民党敌兵暗哨。其中一敌兵走到陈钦怀身边,点着火把,看到来者背着一个大人,恶狠狠狂声盘问干什么的,陈钦怀回应是去看病的,敌又问你背上的是谁,陈钦怀答;是我哥哥,有急病可能是传染病现在背他去找大夫救命。敌兵打着火把照看了陈钦怀及背上的人一眼,又上下左右前后打量和捜摸,没发现什么可疑,但敌兵于心有不甘,仍想从过客中捞刮点油水,见来人陈钦怀单衣短裤,身作单薄,分文没备,敌兵见从来人身上得不到什么好处,便穷凶极恶举起枪托打在陈钦怀腿上,又用枪咀大力往陈钦怀面部右眼下(目桃里)捅了一下,痛得陈钦怀他天旋地转,面上眼部痛的要命,眼角马上鲜血直流,血流满面。敌兵看见来者满面是血,背上又一病人,可能也怕被传染,用抢指着,并破口大骂,长裤都无穿,滚滚滚。陈钦怀不顾自已满面流着鲜血,忍着被打后的疼痛,忍气吞声,继续背着杨大哥,艰难的乘着夜色摸黑岀关往前走。约走有一里多路,杨大哥说放他下来,休息下,看看后面有无人跟踪,便放杨大哥下来后,杨大哥观察周边情况,又侧头伏耳在地上听声音,稍休息后说无事我们走,钦怀弟又去背杨大哥,但他说兄弟不用,你伤的不轻.找根木杖扶我慢慢走可以。走了几段路后,杨大哥说,钦怀弟我带你一起回驻地。
   千辛万苦到了杨大哥指引去的安全驻地,驻地是在深山里,走到山前路口,树林中有人发话说暗语,杨大哥与林中人对上暗语。不一会山里下来两人,摸黑接杨大哥兄弟俩一齐上山,在山林中走进-个用草木搭的房子,杨大哥叫钦怀弟外间稍座休息下,叫他们拿些吃的和叫人给钦怀弟找身当地群众外衣长裤给钦怀弟穿,并帮他清理伤口。有好几个人与杨大哥步入內间房说事,钦怀弟偶尔听他们谈事中了解到,当夜有关农会、工会出事,被国民党军包围,我方有牺牲的、有受伤的、有被抓走的。待钦怀弟已被清理好伤口并吃了他们送来的地瓜(蕃薯)且穿上了外衣服。杨大哥出来问,钦怀弟精神好点吗?钦怀点点头说,好点了,杨大哥拿来烟说,抽抽烟吧!钦怀说好,在一起抽烟时,借着微小的火光才看清杨大哥面貌,见人气度不凡。
一块红旗旗角故事
  抽完烟,杨大哥叫其中一人跟他进入內间房。剪下一小块红旗角,杨大哥在红旗角边处盖有“中国工农红军”条字,直角上面盖有“中国工农红军”正方红色大印,背面亲笔写了不少毛笔细字。过了几分钟,杨大哥从内间房出来,手拿着写有小字的红旗角,跟钦怀弟说;兄弟,我没什么给你, 只给你一块红布旗角的信物,钦怀弟你一定要小心好好保存,要保密,包括亲人,更不能让国民党反动派看见,不然全家都会有遭秧的。革命成功日,有事,有困难找当地政府,政府会帮助你。钦怀弟见三角形红旗旗角直角处上面盖有“中国工农红军”正方红色大印,旗角上杨大哥写有三十多个小字,(后据陈钦怀及他儿子.孙子口口相传,当时大概内容是);“革命保垒陈钦怀忠厚老实!革命成功日!希人民政府给予特殊照顾,毛泽东”。之后杨大哥指着跟他入去的人说;他是温同志,是我党闽粤边区地下交通员,大哥为了你安全,指派温交通员陪同你,一是护送你钦怀弟回到安全地方,二是让他告知出事地的地下党组织“杨先生”己安全获救,钦怀弟点头说好。杨大哥还叫人拿来针线,亲自将钦怀弟的衣领撕开一个小口,又将旗角藏入衣领内,后由钦怀弟自已用针线将衣领缝合好,穿在身上。
       杨大哥指派的交通员温同志
     ,陈俩人一齐从永定地下党驻地返安全地,一路有说有笑。快到安地界处分手,交通员对陈钦怀说;红旗角,千万要小心好好保存,如革命成功,定会有人找你。分手怀快步急将红旗角先送回松源桥市坳下村老家隐藏。
    回到梅县松源桥市坳下村老家,陈钦怀为安全起见,乘夜深人静时,从衣领内取出红旗角,他精心将红旗角,内用白布块包着几层,外再用几层防水油纸包好,再用桐油泡布包菓着,搬来木梯爬上屋顶,小心翼翼,将包好的红旗角,隐藏在自已老屋屋顶瓦桁下。事后一直秘口不扬。
   在老家休息了几天,陈钦怀回到永定河船厂工地开工。得知,当晚农会出事,遭敌“围剿”,地方革命武装为引开敌兵,陈钦怀才有机会背杨大哥过。曾背过河深山遇敌暗哨过关,一身材魁伟杨大哥就是敌人悬赏重金要捉拿的共产党红四军重要领导人的毛泽东。
红旗旗角秘史见天日
    新中国解放后不久,陈钦怀松口魚仔坝韩江船厂交给人民政府,改为梅县松口造船厂,一帮兄弟师傅加入造船厂,成为新中国工人。并知当年的杨大哥己是新中国的国家主席,陈钦怀心里万分高兴。隐藏有20多年前杨大哥给的工农红军红旗旗角,终于可见天日了!陈钦怀思念当年护送他的温交通员同志是否还健在?期间,节日休假回松源老家查看旗角完好后,多方打听寻找温交通员的下落。
    天不负有心人,当年毛泽东指派的温姓交通员,后任XX县县长。专程来到梅县松口镇政府并要求寻找,1929年曾救过毛泽东并结拜兄弟的恩人陈钦怀。有一天上午陈钦怀正在松口船厂上班,厂长带着镇干部和居委主任等一批人来到车间,厂长说,亚二伯有人找你,隨后听到来人中有一男人大声连叫,陈钦兄!陈钦兄!陈钦怀随声抬头望去,啊!那身穿中山装衣服的老人,就是自己日思夜想要寻找的温交通员。他俩站在一起双手紧紧握着对方的手,都眼含泪花,齐声说几十年了!几十年了!齐声说;好!好!好!!!又谈及转战了几十年,几生几死,老天留人,温交通员问及红旗旗角保存可好?陈钦怀说;好!还在,别时温交通员请他下午早一点,去镇政府并带上旗角一起去像馆照像,陈钦怀说;好!走时听镇府干部叫他温县长。
      
陈钦怀温交通员俩人拿着红旗旗角佐证合影老照
     吃完中午饭后,陈钦怀向厂里请了假,健步回到出租房家中,换身新装扮,拿出旗角藏在身上准备出门,他老婆儿子问,穿得这么漂亮想去那里?他说去镇府,县里来人去办点事,汉基听说后,吵着死活都要跟父亲一起去镇政府,无奈只有带儿一齐同行,陈钦怀父子俩来到松口镇人民政府大门内,镇干部热情招呼接待并叫温县长,亚二伯来了!温县长满面笑容出来带钦怀父子走进办公厅座下,镇干部给他每人一怀茶,县长看到随来一位10来岁小男孩,便问钦怀兄这位是?陈钦怀说是我儿子汉基,哦!是你家公子!挻精神的哦哈哈,陈钦怀拿出当年珍藏到今的红旗旗角,递给温县长,县长看到旗角十分激动地连说;就是它!就是它!并告知在座镇干部人员,这是毛泽东主席亲笔字信物!是当时毛主席叫我亲手交给钦怀兄的!真不容易啊!几十年了,是钦怀兄用鲜血,用生命救主席,主席给的红旗旗角!请你们要多多关照和照顾好钦怀兄啊!之后温县长从办公棹上拿起一合大头针说;钦怀兄我们去像馆照像!钦怀问;你这是?温县长说;我是旗角唯一的见证人,不论什么时侯我都要为你作证.他们来到照像馆,温县长叫钦怀兄一起,把旗角放在一小块白布上面,用大头针把旗角和白布连在一起,温县长又请照像师傅帮他们把旗角用大头针挂在他与钦怀俩人中间,照像,照完,温县长叫照像师傅给他洗多一份寄给他。
    之后回到镇府叙旧,陈钦怀才把心中隐藏了20多年秘史,曾遇险负伤救过杨大哥“杨大康”,杨大哥与他结拜兄弟等革命历史经过,公开讲出来,杨大哥送给他的旗角信物也让大家见面。温县长谈当年分手后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说;以后我俩可作为兄弟行往,要多多联系,还是那句话,如有事,有困难,跟人民政府申请,政府会帮助你的,有时间我会常来看你的,下次来就住在你家里,我们兄弟俩好好谈谈。
    汉基自那次与父亲一起去镇府会见县长后,在家里常常缠着父亲讲这旗角的革命历史故事,心里喝了蜜糖似,非常高兴。
    好亊传千里,家住松口镇的陈钦怀,当时名声红极松口镇大街小巷,好多省、地、县、省军分区、武装部等上级有关单位人员不断专程前来松口镇,找当地政府及陈钦怀老人了解搜集采访这鲜为人知的广东重大革命史料。被访时大多都在镇府,陈钦怀常带儿子汉基或带十多岁的长孙子云辉一同前住应访
红旗旗角花城被失踪
   笔者曾在梅城约见及多次电话、微信等方式采访陈钦怀老革命长孙云辉,他叙述;他从小到十多岁时, 亚公常带他一齐去接受采访,亚公受访曾救毛泽东主席过程细节故事口述,对当时情景记忆犹新,云辉说;
   亚公60岁刚退休不久,父亲他也17-18岁了,问亚公要红旗旗角,说要带旗角上北京,亚公告知父亲旗角藏回在老家松源坳下老屋房顶瓦桁下,父亲回到松源老家,取下了旗角。亚公本想不让父亲出远门,北京冷呀,怕路上冻坏身体,但自已退休,退休金每月只有十四元多,全花在了一家老小的家用,无奈同意父亲汉基出北京的心愿。亚公写出行申请表,到镇政府申请开出行证明。在出行前的晚上,亚公非常小心细致将当年有毛泽东主席亲笔写字的红旗旗角,拿一块小布用针线缝在父亲內衣上,千叮万嘱父亲要穿好,出门在外一定要留心保藏好旗角。第二天早上,亚公带着全家老小送父亲到火船码头,父亲告别双亲和两个妹妹,高高兴兴座船上梅县,到梅县后拿着镇府开的证明到县人民政府批示盖印,即日座车至广州。
   父亲到广州后,历尽艰辛问路寻到广东省人民政府,找到机关同志说明来意并拿出镇、县证明请省机关同志盖印出北京证明时,机关同志说此事重大,得马上请示上级,上报省委书记。机关同志带父亲来到省委书记办公室,省委书记陶铸,陶铸同志听完红旗旗角秘史后,陶铸书记十分高兴说;哈哈大喜!这是我们广东省人民的荣誉!书记说;旗角呢?父亲说;在我身上內衣里面缝着,书记叫人拿来小刀,小心在父亲身上内衣里取出红旗旗角,看见史物,说;这是广东人民的宝贝,十分珍贵。隨后拿起电话打通省博物馆,叫省博物馆派有关技术人员,即刻来有人民政府验证毛主席亲笔字、笔迹.省博物馆来人看了旗角并了解红旗旗角详情后,说这旗角对革命历史确十分珍贵,应先留我省博物馆收藏保管,待后上报中央批示送北京博物馆。要求父亲将旗角留广东省博物馆收藏代保管,待上报中央批示政府会通知你,会派人和你一起护送旗角去北京。经父亲同意后,带父亲一同前往博物馆办理收藏存放代保管的一切手续,博物馆将红旗旗角拍回照片及证明收据,证明旗角内毛主席亲笔字的内容,证明且注晰了旗角已有多少个虫蛀小孔的照片及证明收据给家父。之后父亲参观了博物馆并在广州玩了几天,回梅县前专程去省府见省委书记道别,书记说在家等待佳音。回到松口家将博物馆带回来的一切证件交给亚公收藏,一家人天真的在家等侯政府的通知,所以家父一直也没有申请去亚公船厂顶职手续。
   云辉说;文革期间,红卫兵大串联时,亚公向人民政府申请,想要回当年 父亲存放在广东省博物馆的红旗旗角。经镇、县、省人民政府同意,父亲拿着盖有镇、县、省大印的批准证明,来到省博物馆找到有关工作职员,要求领月回自已的红旗旗角时,答复是晴天霹雳,惊人!博物馆拿不出红旗旗角,红旗旗角不幸己被博物馆遗失。
苦苦追寻红旗角飘藏在何方
    亚公得知红旗旗角被省博物馆丢失后,被气得六神不安,七孔生烟!急急申请省人民政府帮助追回红旗旗角,之后省政府派人来松口釆访亚公并了解红旗旗角史迹,当年在汀江永定河救杨大哥的全过程,每次釆访都隨有两位记录员和有照像,其间他们还去了松源坳下村老家调查,每次都是镇政府派人来店里请亚公去镇府,亚公每次都会带我一同前往釆访照像,事后一年多还无任何回音,亚公又申请镇、县、省人民政府出证明,叫父亲去省政府和省博物馆寻人要回属于自已的红旗旗角,父亲还是空手回来说,省博物馆的干部职员全部都换过人了,一问三不知!
    亚公一气之下,想尽办法告到中央,二状告广东省人民政府和广东省博物馆,最后申请打到中央。中央派中国人民解放军广东军区(赵似增)一行来松口镇政府,了解亚公与红旗旗角的事,并调查了解1929年发生在福建汀江永定河的事实过程。釆访亚公有时在店里,多数在镇府,解放军在镇府住了二个多月,后到福建省永定等实地调查了三个多月,赵似增回部队时专程从福建回来松口拜见亚公,感谢亚公救了毛主席,他们会把事实上报中央,还请亚公带上一家人到火船头胡兰饭店吃午饭,在吃饭时他说;他们为了这事,花了二年多时间,走访了半个中国的地方,政府花了十多万出差费。饭后带我们全家到松口镇人民政府大门口与我们一家合影照像,他站在亚公身边双手握着亚公的手,他说不是谁都有身份在人民政府门口照像的,照像时他军衣上挂了好多立功奖章,照像的人是他隨行记者,照完像后,带亚公一家人到松口镇政府办公厅见镇长及办公室干部,他说;你们要照顾好钦怀伯他老人家,他是救过毛主席的恩人!对革命是有功之人!过后带亚公在松口镇大街小巷走了一下午,当时街坊邻居大家都以为北京来人要带亚二伯上北京!在分手时他跟亚公说;当年省博物馆处理红旗旗角干部当事人被判十八年,在北方座牢,他去年去北方调访了他,核实了当年红旗旗角的事,并告知亚公眼角下的伤口,他也已向多家军区医院问访,验证.证实是枪咀伤,但无法根治,因当时未能及时消毒,造成后遗证,会时好时坏,复发时会红腫,流血水,流浓。
    因那时红旗旗角被博物馆丢失后,亚公和我爸追得紧, 亚公.父亲找的人常提到两个人名字,解放军的好相叫赵似增,省博物馆的好相叫叫周杨。先后博物馆来人、省政府来人、武装部、军分区、当告到中央,每次来人都先到松口镇政府,虽当时干部时时变动,但解放后50年代到70年代亚公过世,以前所有在松口任职过的镇长等领导人都知道,知松口出了这位陈钦怀,曾救过毛泽东主席且毛泽东与他结拜为兄弟,毛泽东感恩送红旗旗角给他的人物。
追寻红旗旗角 三代生活悲凉
   云辉说;我家为了追寻红旗旗角珍宝,全家省吃俭用,无法言表,凡积累了一点点线,陈家奔波多年,散尽所有家财,穷的不可想象,靠亚公每月只有14元钱的退休金,全用在家庭子孙们的日常生活胡口开消。14元钱!亚公迫于生活,为了省钱,没工做时每天走在松口街道、巷尾、路边码头捡人家吃剩丢掉的烟咀头,成了习惯,捡集回来的百家烟头,在家里经分捡后抽,剩余的出门做工时带去抽,为了被政府丢失自己的旗角,前人流血、后人流泪,爷孙几代受尽身心连累,苦的真 一言难尽!亚公忠厚老实,搞得一家清贫如水,苦了三代人哪!
终身疾痛从不后悔
    1976年毛主席逝世,陈钦怀对杨大哥的去逝,悲痛欲绝,心如刀绞,忧郁寡欢,接着半年后,1977年春,陈钦怀身心带着没治好面疾伤痛与红旗旗角被神秘失踪的天大遗憾,忧郁离开了亲人而终逝。寿终正寝时,当地县、镇、街道居委,党政等组织有官员,松口船厂党政干部.工友,部分单位一大批人员.打着锣鼓扛着三个榕树小枝叶做的花圈,好多亲朋、街坊邻里,前来松口广森码头街口坪参加陈钦怀隆重的追悼会,追悼会开了足足40多分钟, 几百人队伍、锣鼓喧天、花圈、彩旗飘飘等为陈钦怀革命老人送行。他享年81岁。
已被遗忘尘封的梅州市中国革命重大红史
    这中国重大红色革命秘史已被岁月尘封,50-70年,这秘史已被前来的各单位调查政审检验过关如无此史实,在那年代岁月的政治斗争严峻环境下,当事人,不死早也要脱身皮了现存松口镇见证过的部分领导人情街坊邻里长者众。再过5-15年,所有见证人归西,那真是讲故事了
   诚请梅州市各级党委、政府有关部门能给予关注和抢救见证者,历史知情人的口述,佐证史实,应编入史书,充分挖掘,大力宣传,这不单是陈钦怀家族光荣史,更是广东人民、梅州市人民、梅县区人民、松源镇、松口镇人民共同的红色革命光荣史。假如那次没有客家人陈钦怀背救主席过河和遇敌人暗哨负伤,中国革命胜利史又会怎样写?
   梅州市梅县松源红色苏区史料系列;详情请到;(百度)(360)搜(梅县松源红色苏区)公众号;(闽粤赣边红旗飘)王继伟;电话/微信13823810369。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