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门炮台烟波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599 天

连续签到: 1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7-10-17 11: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虎门炮台烟波
                    黎秋山
               虎门炮台烟波
  我来到了广东省东莞市的虎门镇,站在威远炮台上眺望。滚滚的珠江河奔腾无羁,滔滔不绝地流经穿鼻洋,涌向南海。江涛拍打着岛滩河岸,长空皓日,浪花清澈,烟波浩渺,船影朦胧。 虎门炮台烟波
  穿鼻洋是珠江出水口虎门一带海域,属于伶仃洋,也属于南海。穿鼻洋与伶仃洋都大名鼎鼎。伶仃洋誉满神州,是因为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曾在这里写下一首浩气千古的诗篇。穿鼻洋蜚声中外,是因为清代民族英雄关天培曾在这里率水师抗击过外国侵略者。这场发生在1839年11月3日的海战击退了来犯英军军舰的挑衅,虽然战斗规模不大,却揭开了中英鸦片战争的序幕,从而使穿鼻洋为世瞩目,于史有名。 虎门炮台烟波
  当时,林则徐在虎门查禁、收缴并销毁了两百三十七万六千多斤毒害中国人民的鸦片,穿鼻海战的失败更使英国侵略者恼羞成怒。1840年6月,英国侵略者悍然发动鸦片战争,决意以武力胁迫中国。次年2月26日,英调集海陆军进攻虎门,年逾六旬的水师提督关天培身先士卒,挥刀杀寇,亲操炮击,与敌搏斗,与四百多名将士一起壮烈牺牲,英勇殉国。 虎门炮台烟波
  我所在的威远炮台就是当年激战的虎门炮台之一。鸦片战争时,清军在虎门建立了十一座炮台,安排了三百多门大炮,设置了三道防线,用以抵御敌寇进犯。威远炮台是虎门战役的指挥中心和联系枢纽,是虎门各炮台中规模最大、配炮最多的一座炮台,也是我国迄今保留得最完整、最具历史风貌的古炮台遗址。漫步巡游,炮台像座巨大的月牙形碉堡,用花岗岩条石横码叠砌垒在海滨,上面再用砖筑土夯,建成炮位、炮墩、炮巷、炮眼、炮垛、炮墙、弹仓、营房等。海浪的冲涤已使威远炮台砖岩参差斑驳,岁月的风霜也令铁铸的炮管炮座锈迹斑斑,凄草在炮垛摇曳,绿苔趴上了炮墙,弯弯的炮巷寂静苍凉。但古堡古炮雄风犹在,黝幽的炮眼依然警惕地敞张,古老的钢炮依然坚定地昂然,似乎还在捍卫着祖国神圣的领土,捍卫着祖国蓝色的海洋。 虎门炮台烟波
  当然,虎门诸炮台最终没能抵御敌寇的侵略,随着大角、沙角、横档等炮台的失守,南山、威远、靖远、镇远等炮台也先后陷落。硝烟在破毁的炮台上空弥漫,烈士的鲜血渗透了炮台的断垣残壁。在虎门牛背脊山山腰和白草山西麓沙角炮台旁,至今尚存义勇之塚和节兵义坟,埋葬着当时为抗击英军而战死的士兵忠骨。英灵钟吉地,佳水绕明堂。寂寥的坟茔,一直默默地倾诉历史的悲壮;孤兀的墓碑,始终凛凛地挺着民族的脊梁。虎门战役之后,中英鸦片战争全面爆发。战争的结果是中国失败了,中国被迫签下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向英国赔款2100万元,割让了香港,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为通商口岸,并允许英国人享有领事裁判权。此后,在帝国主义列强的逼迫下,中国被迫签订了一系列屈辱的不平等条约,一步步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 虎门炮台烟波
  鸦片战争的失败促使中国人警醒和反思,为什么偌大的中华帝国会败于小小的英吉利。有人说是清王朝的腐败,有人说是统治者的懦弱,有人说是官吏的无能,有人说是国力的衰落,有人说是军事装备的差劣,有人说是社会制度的落后,有人说是战略战术运用不当,等等。在虎门威远炮台旁,有一座海战博物馆,也叫鸦片战争博物馆,用大量的文物、史料、图像、雕塑、数据和文字,辅以现代化的影像光电音响技术,真实、生动地向人们展示、陈述、还原、讲解了那段风云变幻扑朔迷离的历史。我走进博物馆,参观当年林则徐销毁鸦片时所开挖的销烟池旧址,观看中国军民反侵略时所使用的枪炮刀矛以及缴获的洋枪洋炮,在声光电闪烁的长廊感受鸦片战争的惨烈与悲壮,我心灵受到极度的震撼。我痛恨那些用鸦片毒害中国人民的贩子们的卑劣与凶残,为当时中国民众的善良、愚昧与苦难感到沉重和悲哀,我深深敬佩民族英雄林则徐高尚的爱国情怀和大义凛然的壮举,为那些不惧强敌敢于用鲜血和生命保卫国家和人民的英雄们感到骄傲与自豪。在博物馆所展示的当时中英双方相关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一系列对比数据面前,我想,战争的胜负输赢,原因肯定不止一条,但实力差距却是极其重要的一条。落后就会挨打,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是中国人民痛定思痛之后深刻领悟到的真理。 虎门炮台烟波
  走出博物馆大楼,庭院青草如茵,甬道绿树成荫。来到观海长堤,阳光依然灿烂,天空依然湛蓝,海波依然淼茫,昔日战场的海空之上却飞起了一道彩虹——雄伟的虎门大桥。虎门大桥是中国第一座大型悬索桥,主航道跨径888米,主桥长达4600米,全长15760米,东起威远,西至南沙,连接珠江东西两岸,双向六车道,最大日通车12万辆次,桥下可通行10万吨级海轮,被誉为“世界第一跨”。望着大桥飞架,天堑变通途,我不禁吟起了两句传诵千古的名诗:“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而今,虎门之战火已消逝将近一百八十年了,硝烟不再,和平繁荣,气象万千,能将荣辱生死置于度外的中华英雄们所希望和憧憬的,不正是这样的神州胜景么! 虎门炮台烟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