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郭跃:眩晕症折磨下前行 从不轻言放弃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9-19 23: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月下旬的中山沙溪体育馆,已经在此封闭集训了一个月的女乒队员们可算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再练两天再打个热身赛,就可以打道回北京了。郭跃这时候的心情是“赶紧回北京吃点好吃的,然后整理好心情和装备,就能全队一起去维也纳做赛前训练,然后去巴黎比赛啦”,但4月23号“咕咚”一声,正在练球的她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听见声音的队员和教练都停下来四处张望,只见在远处场地训练的郭跃已经躺倒在球台边,一动不动。队医一下子就冲到场地来,女队主教练孔令辉(微博)和其他教练也赶忙跑到郭跃旁边,队医让她说说话看看她的意识是否还清醒,郭跃只是点点头却说不出话来,队医连忙把她抱到休息室里。不过,看来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因为孔令辉在休息室里待了一会儿就又回到了训练场上。

教练们招呼场地上还错愕的没有回过神来的队员赶紧继续打,李晓霞(微博)望了望休息室的方向,只好重新投入到训练中——这时候,她的心里很纠结,毕竟郭跃不仅是自己的队友,还是自己即将到来的巴黎世乒赛的双打搭档。下午训练结束后,郭跃已经能站起来,李晓霞赶紧过去扶住她,和队医一起把她架到大巴上。

在摔倒后的第三天,郭跃坐在看台上观看队友们的热身赛,当然,她是无缘表现了。此时她的已经能一瘸一拐的走路,对于后面的巴黎世乒赛,她倒是不太担心“比刚摔倒那天好多了,别看现在走路不给力,世乒赛肯定不会受影响。骨头没事儿,就是左脚韧带上有一些损伤,里面有点水肿,缓几天就没大碍了,回北京应该能跟得上正常训练。”

郭跃轻描淡写地说起那天摔倒的情形——中山这边比较潮湿,这几天还天天下雨,所以地板的塑胶每天都是粘的,“那天训练我不小心脚卡在塑胶里,然后一下子出不来就摔倒了,我倒是没觉得,就是后来她们告诉我声音好响。我都不知道哪儿先着地,反正不是脑袋就行,挺疼的,整个人一下子就蒙了。”

这样的轻描淡写并非是郭跃对伤病真的不惧怕,而是伤病已经成为她近来的一个常态。从年初的直通巴黎队内选拔赛三个阶段,郭跃都因伤退出或者彻底无法参加。在2月的直通巴黎第一阶段比赛中,郭跃原本9胜2负的战绩在队里名列前茅,但由于眩晕症又严重了,她只得听从队医和教练的安排退出比赛。此后第二阶段在鄂尔多斯的比赛,郭跃又是因病临时退出,返回北京治疗伤情:“每天都在医院输液吃药,呕吐的症状好些了,但还是有一定程度的眩晕,医生建议我最好就是暂时不要比赛训练,好好休息积极治疗才能恢复的更快一些。”

根据中国女乒的直通选拔制度,尽管第一阶段成绩优异,但郭跃还是失去了第三阶段的比赛资格,这也意味着她无缘巴黎世乒赛的女单阵容。

其实为了郭跃的事情,教练组在今年已经连续开了好几次会议,担心她现在的状况如果贸然打比赛有任何闪失的话,可能连世乒赛都打不了。孔令辉一直也很焦虑郭跃的病情:“她这个是颈椎病带来的眩晕症,我们始终没有办法找到她病情的根本原因和规律,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现在只能给她报上女双,单打只能放弃了。”

谈及这个大家并不太了解的眩晕症,郭跃说:“只有得过同样伤病的人才能理解我的心情,你们都无法体会我是有多么的难受。”在二三月份病情最严重时,郭跃根本没有办法训练打球,在场上速度稍微快一点、活动范围稍微大一点,或者稍微一个转身或一个低头,就眩晕的不行,而最严重时这些动作根本就做不来,更不要说弯腰捡球了。

眩晕症也给郭跃的生活带来了很多麻烦和障碍,那段时期的每个晚上,她都因为眩晕没法睡好;躺在床上的她甚至不敢翻身,稍微动一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转,即便睡不着她也不敢睁着眼睛看天花板,看哪儿哪儿就在转,只能硬挺着等到天亮。但白天的生活更艰难,她没有办法低头系鞋带,也不敢低头上厕所,为此她只好每天每个动作就变得小心翼翼。

好在是通过那段时间的休息和理疗,郭跃现在能够重新回到赛场上,不过即便是现在恢复了很多,她也不敢长时间低头,不过郭跃说回到场上的自己并不会有顾虑:“如果我做动作的时候这个不敢那个不敢,我就不会重新拿起球拍再回来。”

没有受过伤的人不会懂,郭跃说自己一路走来看似轻巧其实并不容易,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更不能放弃,“从以前到现在,好的时候,坏的时候,别人都没有放弃过我,我也不会因为伤病的影响放弃我自己,太艰难的话不想说,反正我又回来了。”

从夸上天到回人间

好的时候——郭跃口中好的时候自然是得意的青年时期,在11岁拿到全国冠军后,蔡振华就感叹道:“这个小将真是才华横溢,应该把她破格提拔到国家队来。”

这样,短短两年时间,郭跃实现了从市体校到省队再到国家队的三级跳。在成为最年轻的乒球国手后,2004年2月郭跃未满16岁时,就作为女团成员摘得多哈世乒赛女团冠军,并在同年年底的巡回赛总决赛上捧起女单冠军奖杯,因此还获得了一辆“甲壳虫”汽车,只是年少的她既兴奋又犯难:“哎呀真麻烦,我怎么处理啊!我才16岁,都开不了。”

即便在得意时遇到一些挫折,也只不过是通往成功路上的绊脚石而已。2006年不莱梅世乒赛女团决赛,中国对阵香港,郭跃在第二盘中以1比3输给帖亚娜,尽管最终中国队依旧捧杯,但她的失误还是让自己在随后几站公开赛被“冷冻”,赛后她第一次给家里打电话时哭得很伤心:“心里太难受了,就我输了。但我们最终赢了,又输又赢,又难受又激动。”

被当时的女队主教练施之皓(微博)冷冻半年以后,在年底的多哈亚运会上,郭跃一举夺得女团、女单和女双三个冠军,并在女单决赛中以4比3战胜帖亚娜,报了世乒赛的一箭之仇。殊不知,郭跃的多哈之行其实并没有一个完美的开端,先是在健身房丢了表,然后数码摄像机的三脚架又坏了,单打半决赛碰到李佳薇(微博)时胶皮还起了泡,双打决赛上场前,搭档李晓霞甚至径直走进了男厕所……

反倒是遭遇一连串闹心事儿时,郭跃倒笃定地认为“这次有了”,“有时候赛前真的有感觉,那就是心气儿。虽然我之前被冷冻了半年,但我觉得我练得特别好,所以有底气,这种底气一直贯穿着比赛始终,包括这三枚金牌之后,我这种心气儿一直还在。人处于一个特别高涨期的时候,怎么来怎么有。”

就这样,怎么来怎么有的郭跃在2007年的萨格勒布继续爆发,先是半决赛横扫当时的一姐张怡宁(微博),决赛又在1比3落后的局面下成功逆转室友李晓霞,成为女单和混双的双料冠军。不过,心里乐开了花的郭跃却遭受到主管教练孔令辉的冷水:“媒体把她捧得太高了!什么郭跃时代,我不会夸她,再夸,她就到天上去了。”

郭跃依旧在天上盘旋,北京奥运会她作为张怡宁和王楠(微博)之后的第三人,拿到一枚团体金牌和一块女单铜牌;在2009年横滨世乒赛上,她再度和李晓霞获得女双冠军,不过作为女单卫冕冠军败给张怡宁;下半年的全运会,郭跃再次在决赛输在张怡宁的拍下。即便两次都屈居亚军,但舆论普遍还是认为“张怡宁退役后,郭跃的时代就到了”。

郭跃当然也听到了这种说法,她自己倒是没有去想这是谁的时代或者这会不会是自己的时代,她只想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把眼前的比赛打好。可就像孔令辉说的“郭跃就快被夸到天上去了”,不论她自己怎样想,外界的确给了她太多期待。

作为“宇宙队”的巴萨(官方微博 数据) 尚且会回到地球,被夸到天上的郭跃也不可避免地回到人间。

郭跃承认,自己2004-2008这几年的成绩太过出色,人们过高的期望必定会带来一些并不能说明问题的对比:“其实我2009年成绩还可以,9个比赛都进入决赛,只是没有拿到最后的冠军,球迷觉得宁姐退役了我就行了,但教练不这么认为,会觉得我没有了亮点,其实我还是挺稳定的。”

就在教练组觉得郭跃缺少了亮点的时候,丁宁(微博)和刘诗雯(微博)进步迅猛,成为更重要的培养对象。看着新人逐渐顶替掉自己的位置,郭跃也着急,但只能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状态,“不可能总是你一个人赢,要是只有你赢,别人都不用来打乒乓球了。况且中国乒乓球队的竞争多激烈啊,我小时候刚出来不是也赢了张怡宁、王楠、牛剑锋(微博)她们嘛,这都正常。”

打开心结 奔赴伦敦

自2006年底走马上任后,孔令辉成了郭跃、刘诗雯、木子(微博)和姚彦(微博)的主管教练。郭跃2007年的世乒赛冠军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经历,舆论认为这更多还是郭跃在“吃老本”,即凭借自己的天赋和此前的冲击力来获得的成绩,和孔令辉的关系并不大。而在孔令辉真正接手两年后,郭跃却从一姐的接班人滑落为边缘主力人选。

郭跃也有听到这样的传言,她想去解释却又无力辩解,“这都是外界的猜测猜疑,没有谁可能是常胜将军,不可能一直赢或者一直输,都会经历一个低迷期才会触底反弹。只不过我自己的低迷期恰巧就是碰上了孔导带我的这个时候,这只是一种无奈的巧合,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相反,孔导在这个期间对我的帮助非常大。”

她不是那种特别愿意对别人敞开心扉的人,孔令辉刚开始接手带她时,她也不能很快就和孔令辉进行良好的互动和沟通,郭跃说很多人就拿这个在做文章:“说我们沟通不好,说他太严厉,经常把我们骂哭,说我们有意见……其实真正说这些的人谁是看到我们日常训练的?孔导刚从队员转到教练也是一个过程,不管是严厉还是说骂我们,出发点都是好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承认自己跟人沟通需要时间,却不承认自己“慢热”,郭跃说:“外界说慢热,我真的觉得这个词不妥当。这么说吧,生活中两个陌生人如果坐下来一起吃饭,也不可能一上来就很深入的聊天,只有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双方表达过自己的想法,双方对彼此都慢慢有了解后才会进行深层次的沟通,我和孔导其实就是这样。”

在郭跃长达一年的低迷中,孔令辉说自己“不知道有多么发愁”,而施之皓也说“简直为郭跃愁白了头”。那期间,郭跃终于学着打开自己的心扉,把训练生活中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困难都跟孔令辉说,“许多个心里解不开的结,比如自己怎么就从 高峰到了低谷,自己怎么就老是输,自己怎么就把新技术融合不好……我都跟他讲,说出来释放了,孔导和施导对我的那种爱护和关心,让我最煎熬的时候还是挺了过去。”

通过比赛中对自己技术和心理的信任,郭跃熬过了自己最艰难的时期,并且搭上了伦敦末班车。获得过北京奥运会单打铜牌的郭跃在伦敦只参加了团体比赛,本来以为自己会有些遗憾的她,没想到自己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不是客套话,我真的觉得能够参加就很光荣,我已经参加过两届奥运会了,第三次(里约)自然特别渴望。能够代表人才济济的国家队出战,并能和队友一起夺得团体冠军,真的很满足了。”

从年少成名——“我是出道比较早,如果大家觉得这种早点出成绩算年少成名的话,我也不反对”,到如今在队中的位置,郭跃说年少成名带给自己的是有荣耀也有困惑,好在自己现在都想明白了,“其实不管年少成名还是大器晚成,每种人在不同时期都有不同困难,人就是需要在这种环境下慢慢磨砺和改变,才能成就为更好的自己。”

更好的自己,郭跃不敢说现在的自己就是,但她也清楚看到自己这些年身上的改变,“2004年到2008年是我最鼎盛的时期,我心里肯定就是我最棒,别人都不敢小瞧我,都在冲我;但后来自己成绩下来了,人也保守了,想法也没有那么高调了,知道我也要慢慢去拼人家了。这种转换或许对我来说是好事吧。”

其实不管是2011年在低谷时,还是前一阵眩晕症折磨自己时,郭跃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东北姑娘骨子里究竟是有着一股子韧劲的:“我还算一个积极的人,比赛打不好,积极想办法积极训练,生病了受伤了,积极治疗积极恢复。也有难受到不行的时候,但我会想到自己的初衷,自己有多么热爱乒乓球,也想到还有那么多人热爱我支持我,况且,我心中还有目标,我还想去实现。现在我不会告诉大家我的目标是什么,直到它实现的那一天。”

输外战最多的主力

随后两年,成绩平平的郭跃没有赢得教练组的信任,在2010年莫斯科世乒赛上,她只在小组赛对阵波兰这种无关痛痒的比赛中出场一次。其实那时候郭跃很自信,“我可能会输给队友,但是对外的战绩还是很不错的,我渴望上场。”

后来那场被人们一次次拿出来说的决赛,郭跃此前也并不确定能否上场,尽管小组赛只上了一次,但她觉得有机会:“毕竟我大赛经验还是丰富的。”教练组在决赛头天晚上开会研究,决赛当天队员才知道谁能打,看到自己的名字并不在列后,郭跃挺郁闷,但还是收拾好心情去赛场给队友助威。

坐在场边的郭跃,眼看着队友们输掉了一分又一分,如坐针毡,“丁宁和刘诗雯年轻啊!如果让我打,我相信可以赢,我绝对有这个自信。”

这只是郭跃自己的心理设想,残酷的事实是中国队丢掉了团体冠军。虽然没有在场上遭遇这场失利,但郭跃觉得自己也输了:“因为这不是她输了或者我输了,而是我们输了。”

之后一段时间,媒体一直在讨论那场决赛是不是该让郭跃上场,而郭跃原本该在这时通过成绩重新确立起在队内的核心地位,但同年底的广州亚运会,却让她遭受到了职业生涯以来最大的一次打击——在与李晓霞的女单决赛中,郭跃在3比0领先的大好局面下被后者4比3逆转,站在亚军领奖台上的郭跃没有想到这场失利之后自己竟然一蹶不振。

一开始,郭跃只是觉得训练没有激情,想调动也调动不起来,每天起床后整个人都是木木的,到点儿了该干嘛就去干嘛,没有一点想法。不过,她还没有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儿,也并没有把这种状态放在心上,倒是后来跟郭跃对练的队友分别跟她说:“你怎么了?眼神都是涣散迷茫的,你怎么没注意在球上啊?”“你脚下移动最近变慢了啊,跟以前节奏都不一样。”

这时候,郭跃才意识到出了问题,但并不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于是各种方法都在尝试:“比赛和训练我都在做各种调整,结果怎么都不对。”

其实,那时候郭跃正处在一个技战术和心理的转换期,特别是技术方面,正是新老技术结合磨合的时期,她总觉得自己把握不住:“整个人都比较混乱。”

体现在训练中,郭跃一会儿凶一会儿稳,一会儿相持多一会儿相持少,一会儿肯定前三板,一会儿又否定前三板,技术上的反复让她在比赛中非常犹豫:“到底是用以前成熟的技术还是用最新的?”用新技术打,输了一两场后,郭跃对新的技战术产生了怀疑,又开始练老技术,但老的却已经落后行不通了。

在反反复复的纠结中,郭跃渐渐从前人那里找到了救命稻草:“我后来想到在我刚上一队的时候,不是很快就赢了张怡宁王楠她们吗,其实她们也有过我现在这个时候,这就说明一个好的运动员这个过程是必须要走的,她们都走过去了,我为什么不能有,我为什么走不过去?”

慢慢地,郭跃也就能想通亚运会对李晓霞的那场失利了:“在萨格勒布,我不也是1比3落后李晓霞才追回来的吗?这不过是上次的对调而已,王励勤(微博)和马琳(微博)也遇到过这种情况,这就是成长过程中刻骨铭心的失利和要付出的代价。我想没有这场球,说不定后来我慢慢低迷了,不能领悟到这些再反弹,也许连伦敦奥运会的参赛机会都没有。”

尽管用了整整一年多,郭跃才从亚运会失利阴影中走出来,才从技术革新的改变中磨合出来,并在亚锦赛上宣告了回归,但从2010年到2011年,郭跃毕竟是队里输掉外战最多的主力,而这个被称为最具天赋的乒乓球手的高开低走,让很多人认为其实是孔令辉的带队不善。

跃话

教练:说到孔令辉,郭跃用了这样一种描述:“我感觉孔导的技战术风格还是很适合我,因为他之前就是队员,男队员的风格我也很喜欢,他整个一套东西我都很欣赏。”所以,这也难怪每每提及郭跃,大家都爱在前面加上一个定语“假小子”。

短发:从不留长头发,从不穿裙子,这是启蒙教练白晓东对于郭跃“假小子”的判定:“她站在男孩队里面真跟小男孩似的,小时候还特别爱玩枪呢。”似乎在印象中,郭跃也的确总是以干练的男孩头示人,不过乒乓队的姑娘们大多也都是利落的短发,郭跃也并不显得突兀。

裙装:2007年,当听到世界乒联要对女乒服装进行改革,希望她们身着裙装后,郭跃着急了:“真的假的?什么时候?必须穿吗?那怎么办啊!”从小都不穿裙子的郭跃想起要穿裙子打球就犯了愁:“要是穿裙子打球,我一个跨步就飞起来了啊,是裙裤?那我也不习惯啊。”那段时间,郭跃甚至吃饭走路都在想着穿裙子怎么打球这件事儿。可没办法,要求如此,在莫斯科世乒赛上郭跃就第一次穿起了裙子,虽然看起来好像还挺习惯,但郭跃说之前一个多月的封闭集训可是练习了很久,而真正穿上打比赛,郭跃竟然也扭转了此前的观点:“还行哎,没觉得不方便,而且还挺好看的,紫色黄色也都挺适合我的呢。”

长发:在打破了“从不穿裙子”的界定后,郭跃又正在打破“从不留长发”的观点。在中山的封闭集训中见到郭跃,她头发放下来已经垂到了耳后,训练的时候扎起来小马尾也有了快一指长。郭跃说这可是第一回决定留长发,原因就是妈妈在伦敦奥运会后说“希望看到你梳长头发的样子”。所以,在蛇年新年的时候,郭跃也许下了“新年希望能够把头发留起来”的心愿。等到巴黎世乒赛,我们将第一次看到这个穿起了裙子、扎起了马尾的郭跃,不再假小子,会有一种别样的柔美。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2-26 12: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霜期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找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